他說完,便利落地離開了。

連多餘的眼神,都沒有給她。

顏卿看着墨寒燁決絕離去的背影,再也忍不住,頹然倒在了座位上。

她的心很痛很痛,她以前從來不知道,一個人的言語竟能傷人如此之深。

而自從明南汐出現后,她覺得自己從未痊癒過。

一直傷痕纍纍,鬱結於心,久久拔除不掉。

她一直以為,若是明南汐不存在,那墨寒燁必然還是她的,必然會注意到她的好,從而娶了她。

不知從何時出現的這個想法,她一直小心翼翼地珍藏着,期望着哪一天能實現。

可是明南汐突然冒了出來。

而自從她冒出來后,墨寒燁的所有注意力都被她吸了過去。

她看着墨寒燁被明南汐吸引,離她越來越遠。

可是她卻毫無辦法。

她捨不得傷害墨寒燁,便只能想盡方法除掉明南汐。

只是她太好運了,她幾乎用盡了手段,卻還是除不掉她。

有那麼一段時間,她幾乎要泄氣了,可是每每看到明南汐,每每看到墨寒燁看向明南汐時的眼神,她都忍不住嫉妒,忍不住殺氣瀰漫。

不行,她還是忍不了,明南汐,她必須要死!

她眼神驟然一厲,手中握著的杯子,已然碎成了渣渣。

她鬆手任由它們掉落,而後站了起來,準備離去。

而就在她要走的時候,卻突然被人扯住。

她滿面寒光地回頭,卻是酒樓的夥計。

那夥計被她一嚇,雖然戰戰兢兢的,卻還是心下一橫,眼睛一閉,大聲說道,「姑娘,你茶錢還沒給呢,你該不會是想吃霸王餐吧?」

。 姓名:王風

境界:凝氣九重

功法:明玉淬骨篇(十二層),歸元訣(十二層)

武技:基礎拳法(圓滿),繞指劍(七層),虎咆拳(十層),血焰刀(九層),爆炎步(三品殘缺,入門可提升)

源力:1888

王風瞥了一眼武道升級器面板,心裏念頭微動。

「提升!」

突然之間,他就感覺自己的雙腿雙腳,出現了輕微的麻癢感。

與此同時,有不少的修鍊記憶湧入腦海,彷彿自身親身經歷。

眨眼功夫麻癢感消散,一次提升完畢,王風微微跺了跺腳,當心裏想到這門步法的時候,馬上就有熟悉感湧現。

彷彿能夠得心應手。

「繼續!」

王風站在原地,雙眼微眯,眼皮輕顫,雙腿出現極其細小的顫動。

這一次,他直接選擇提升到底,腦海中湧現了不少的記憶。

甚至爆炎步本身,不但出現了精化,而且還出現了殘缺秘籍上沒有的,第四第五層。

根據王風的認知,武道升級器弄出來的內容,肯定和原版有差別。

但毋庸置疑的一點是,絕對不會比原版弱。

姓名:王風

境界:凝氣九重

功法:明玉淬骨篇(十二層),歸元訣(十二層)

武技:基礎拳法(圓滿),繞指劍(七層),虎咆拳(十層),血焰刀(九層),爆炎步(五層)

源力:1668

「三品武技消耗果然不小。」

王風看了一眼源力。

他原本還覺得很充足,可現在看來,如果是高品質的功法的話,恐怕沒幾次就會消耗完。

「不過,這種速成的感覺……還真是爽啊!」

他輕輕地活動腳步,臉上泛著笑容。

「根據秘籍上面的批註所言,這門身法入門容易,但難以提升,從白家得到這門身法以來,最有天賦的人,也僅僅才修鍊到第二層而已。」

「可我呢,昨天才得到秘籍,可今天不僅達到第三層,甚至上面沒有的第四第五層,也都達到了。」

王風有些感嘆,再一次為武道升級器的神奇而震撼。

「噗!」

他膝蓋微彎,猛地發力,體內炁種運轉,真氣按照某種特定的方式匯聚壓縮,然後從腳掌爆發。

隨着噗的一聲,他腳下竟出現了小小的環狀火焰,如同爆炸般,向外擴散。

還不等火焰消散,他整個人就已經突兀出現在了數十米之外。

這種爆發很猛,比他使用刀招血光乍現時,都要快得多。

王風興之所至,不斷邁步,在周圍數百米進行嘗試,幾乎都要拖拉出殘影。

「呼~」

終於,不知過去多久,他停下來呼了口氣,臉上滿是愉悅的笑容。

「爽快!」

他看向四周,地面出現了很多環狀的被灼燒的痕迹,這是他每一次邁步所造成的,將不少雜草燒得焦黑。

「爆炎步,還真弄出火焰來了!」

王風感嘆。

原本的步法第五層到底是什麼樣的,他並不知道,但現在這種,簡直就是給自己加了特效。

每一步邁出,腳下都會出現小小的火焰光圈,看起來就很拉風。

最開始習練的時候,地上還會被他跺出一個個大坑,可到了此時,他所經過的地面,卻依然十分平整。

雖然在邁步的瞬間,有強大的力量爆發,卻僅僅只形成了一圈火焰而已,造成的聲響十分有限。

有了這門身法,今後無論是追敵還是逃跑,都會更加的輕鬆。

甚至還能直接用來輔助戰鬥,就比如血光乍現這一招,突出的就是一個快字,原本的短暫爆發之法,完全可以改換成這門身法。

「不錯不錯!」

王風哈哈笑着,在數百米外找回馬兒,繼續趕路。

他風餐露宿,當兩天後,時不時看到趕路的人時,就明白,一定是要到達下一個城市了。

而在又走了不久,發現有村莊出現后,就更是確信了這一點。

可走着走着,他就感覺到了不對勁,和他同方向而去的人還沒什麼,可迎面碰到的兩路人,在看到他后,臉色卻變得很奇怪。

甚至其中一路還轉頭,又快馬加鞭的回去了。

這讓王風感覺到了不同尋常。

……

「咦?師兄,你看那個人!」

不遠處的茶棚中,一個少女忽然指向王風。

他們一行四人,圍坐一桌,全都穿着青色衣衫,胸口有着同樣的紋路印記。

「小師妹,又看到哪家帥氣公子了?」

其中一個青年逗笑道。

「那是……王風?」

另外兩人下意識扭頭,卻直接愣住。

「什麼?」

這個青年順着他們的視線,也看了過去,頓時瞳孔微縮。

「仔細看看,別認錯了!」

他小聲開口,從懷裏拿出一張畫像,上面畫的和王風至少有八成像。

「真的是王風,要不要動手?」

辨認之後,他語氣略帶激動的開口。

這種官方通緝的人物,如果他們拿下的話,是有賞金的。

「動手吧,我還從來沒有干過這種事呢。」

小師妹雙眼亮晶晶的,她年紀不大,這才第二次跟師兄們外出闖蕩,對某些沒有經歷過的事情,有着高度的熱情。

「看他的模樣,比畫像上還年輕一些,估計和師弟是同齡人,應該強不到哪裏去。」

其中一人做出分析。

「不妥,你見過上了這種通緝令的,有幾個是善茬?」

另一人開口,明顯不支持動手。

「別忘了師傅師娘的話,咱們這一次出來,不得衝動行事,一切求穩。」

說着他還看了看小師妹,什麼意思不言而喻。

小師妹是師父師娘的女兒,可是萬萬不能出事的。

旁邊的青年也冷靜下來。

「師兄說的對,上了這種通緝令的,都不能以貌取人,咱們還是穩妥一些。」

「啊?」

眼看三位師兄都決定不動手,小師妹頓時嘟起了嘴巴,一臉失望。

不過她也是個懂事的,並沒有刁蠻的意氣用事。

……

王風早已經注意到他們在打量自己,於是將馬拴在一旁,叫了壺茶,坐在四人鄰桌。

「幾位似乎是在討論我?」

他露出自認為親切的笑容。

王風心裏有些不安,想要弄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啊,我,我們……」

少女沒什麼經驗,不知所措。

旁邊的青年正要開口,卻見遠處突然捲起滾滾煙塵,一隊人馬氣勢洶洶而來,直奔王風。

。 說罷,溫尚天便醉醺醺的回房去了。

這一番醉話,那叫一個戳心窩子。

同時戳了江氏母女倆的心窩子。

江氏咬著牙,目露狠光:「嫁妝豐厚又如何?到最後不一樣招人記恨!」

「娘,莫生氣。」溫月初深吸一口氣,壓下心裡的不甘:「溫九傾她們母女的東西,最後不都是我們母女的嗎?」

江氏聞言冷靜下來許多:「你說的不錯,最後都是我們母女倆的,月初,你可一定要想法子將家產拿回來,否則將來你嫁給王爺,若不帶些豐厚的嫁妝,娘怕你像娘一樣,遭人恥笑。」

說到王爺,溫月初明顯就要有底氣的多:「娘,可不是誰都能當王妃的,單憑這一點,外人便都會高看我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