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手裏拿着一根雪茄,面色沉重、憂鬱。

身後不遠處,站着一名身材高挑、曲線玲瓏、氣質出眾的美女,二十多歲,留有一頭漂亮的長發。

看其穿着,應該是助理一類的職務。

「唐總,還有三天就要發工資了,財務那邊表示目前沒有辦法安排,並且,銀行也開始催貸了。」

「催貸?咱們就一筆貸款,不是還沒有到期嗎?」唐三集煩惱地說道。

「是沒有到期,但是咱們的項目黃了,所以銀行催着我們還貸。」美女說道。

唐三集一陣頭疼,這李建豪真是不想讓自己活啊!為了一個女人,就要整死自己嗎?

當初不是你自己讓她去道歉的嗎?現在挨打了,一吹枕邊風,你就把氣撒到我頭上,有本事你去找那姓花的呀!

想起花小寶,他更生氣。

要不是你小子作妖,我至於像現在這樣被動嗎?

公司快垮了,都是你害的。

想起這個月來看見的楚家新聞,覺得這傢伙又惹不起,心裏一陣絞痛。

哎喲!心口怎麼越來越疼?

他抬手用力的敲打,似乎這樣才能緩解疼痛。

「舅舅,你怎麼了?」

米安娜雖然是唐三集的助理,但她更是唐三集的外甥女啊!

此時,已顧不得公司的制度,直接喊起了舅舅。

他扶著唐三集坐到老闆椅上,說道:「舅舅,你沒事吧?」

「沒事,我就是心裏有點難受。」

這時,他的電話響起,居然是花小寶打來的。

這傢伙不是成了植物人嗎?怎麼還能打電話過來?

按下接聽鍵,點開免提,靠在椅背上。

「喂……」

「喲,唐導演,你這是怎麼了?怎麼感覺說話有氣無力的。」

這聲音!不就是姓花的嗎?

「你好了?居然能打電話了?」

「怎麼?唐導演不希望我好起來嗎?」

「不是不是,你能好起來當然是好事兒啊!恭喜你啊!」

「恭喜就不必了,上次我女人打了雲水兒,給你帶來了許多麻煩,我在這裏給你道個歉啊。」

哎喲!唐三集的老淚都快流出來了。

「你小子還知道道歉啊?你知道把我害得有多慘嗎?我的公司都快開不下去啦!」唐三集訴苦說道。

「唐導演別着急,我這次打電話來,就是要解決你的燃眉之急,你有興趣要聽一聽嗎?」

這話聽在唐三集耳朵里,猶如仙音。

那李建豪仗着自己是全國最大的發行商,一句話出來,連自己的老朋友們都不願意幫忙。

而花小寶則主動伸出橄欖枝,他如何能不感動?

「聽!聽!當然要聽!」

「唐導,要不咱們還是見面聊吧,我已經讓人定了明天一早的機票,到時候我直接去你的公司找你。」

「額……好吧。」

掛了電話,米安娜疑惑說道:「舅舅,他就是那個害得咱們公司這麼慘的人?」

唐三集看了自己的外甥女一眼,說道:「安娜啊!這話在我面前說說就行了,可千萬不要傳出去,更不能當着他的面說。」

米安娜不服氣,問道:「為什麼?」

「唉,這個世界上,總有些人咱們是惹不起的。」唐三集的話里很是落寞。

「別人見我外表光鮮,又是大導演,可又有誰知道,我也苦啊!」

「知道了,舅舅。」米安娜沮喪說道。

當天晚上,別墅里。

由於這段時間花小寶不在,所以,秦妖嬈也搬了過來,不過她與秦溫柔一起住在三樓。

而阿軻堅決要與百里桃花睡一起,花小寶現在惹不起她,只好妥協,暫時隱忍。

而雲青竹,不知為何又與何曼卿住一起。

這樣一來,家中六個美人,花小寶居然要獨守空房。

這太讓人鬱悶了!

並且,六個女人相約去了大浴室裏面泡澡!

花小寶就更鬱悶了!

這是我家呀,你們為什麼要把我排斥在外?

不行!我要報復!

花小寶來到大浴室門口,意識探入。

哇!裏面好一副美妙風景!

咦?頭不疼了!

不行!就算頭不疼了,我也是正人君子,絕不能做這種道貌岸然的事情。

我的目的是報復!對,報復!

花小寶的意識在浴室裏面遊盪,有了!

意識鎖定存放衣物的柜子,用手輕輕隔空一拉,柜子就開了。

五指張開,用力一吸,裏面的衣物全部緩緩飛起,向著門口處飄來。

到了近處,花小寶再次加大力度。

嗖的一下,衣物瞬間出現在門外。

花小寶心中大喜,這控物術,顯然比以前要厲害許多,現在不但能同時控制這麼多物品,還能無視物體的阻擋,直接取過來。

這簡直要逆天啊!

做事情要講究徹底,花小寶意識再次探入,將裏面的衣物搜刮一空,一片布都不留,甚至連拖鞋都將其弄走。

全部丟到洗衣房裏去,讓美人們找去吧!

想想那一具具玲瓏嬌軀,展現出曼妙的身姿,一絲不掛,驚慌失措地從浴室裏面跑出來。

那該是何等的風景!想想真讓人期待呢!

花小寶離開了,他不能留在此地讓人抓住把柄!

來到健身房,裏面居然很熱鬧,一片燕燕鶯鶯。

原來是女僕們,她們下了班,都跑到這裏來鍛煉身體了。

這是好習慣啊!看着多養眼吶!

「主人!」

「主人!」

「主人!」

……

一路走過,一路的恭敬聲,聽着真舒服。

「主人,您也來鍛煉身體嗎?需要我為您服務嗎?」

「主人,雖然現在是下班時間,但只要您有需要,我二十四小時,隨時隨地都可以為您服務哦!」

「主人,您看我這運動裝好看嗎?會不會布料太少了?」

「主人,我感覺這背心太緊了,胸口好悶,您能幫我放鬆一下嗎?」

「主人,您能幫我檢查一下運動效果嗎?看看這兩坨是贅肉嗎?」

「主人您怎麼還沒有開始運動就流汗了?來,我給您擦擦。」

「主人,我給您揉揉肩。」

「主人,我給您捏捏腿。」

「哎!主人,您跑什麼呀?不就是捏錯了地方而已嘛,看把您嚇得!」

PS:最近,有幾個配角龍套會相繼出場,有新朋友的,也有老朋友的,另外還有幾個,因為劇情需要,需要過一段時間才能出場,同時,也歡迎看書的朋友們入群聊天啊,雖然現在隊伍還不夠強大,但相信志同道合的朋友會越來越多的。

當然,書友們要是把手裏的票投給我,我會很高興的,加更也是可以考慮的哦。

同時,再說一聲,書里還招收龍套,有興趣的歡迎報名啊! 這次出遊的經歷,對於來自拜迪的富豪們來說,簡直就是驚心動魄。

相信以後他們再也不敢外出探險了!

尤其是海上的探險活動,恐怕他們是打死都不敢參加的。

大家都很怕死在公主號上。

來自拜迪的富豪們,聽到莎莎公主說,公主號被人安裝了大量炸彈。

隨時都可能會爆炸。

他們都急着離開,都想活下去。

而這些人衝出船艙的時候,又喜歡擠在一起,就導致他們看到的海盜船不多。

來自拜迪的富豪們,就怕動作慢了上不了船,會死在公主號上。

這時聽到李初晨的提醒,他們這才停止爭搶,聽從公主號上的船員的指揮。

公主號上的船員,都是受過專業培訓的,他們並不會慌亂。

即使知道公主號上,被安東尼的手下安裝了大量的遙控炸彈,船員們也沒有過度慌張。

他們有序地組織拜迪王國的富豪們,排好隊伍,有序登上海盜船。

然後開着海盜船,往最近的陸地,也即是熊本國所在的地方行進。

一艘接着一艘的海盜船快速離開。

莎莎公主在上官婉兒的幫助下,兩人也是順利登上其中的一艘海盜船。

但李初晨還沒有登船,上官婉兒就沒有馬上開船。

李初晨取回他的圓月彎刀之後,又走進公主號的控制室,把安東尼的另一個手下弄醒。

李初晨還試圖從這個人嘴裏問出起爆器的下落,他還想保住公主號這艘游輪。

畢竟,這是公主號,是全世界範圍內,最貴,最豪華,也是最有名氣的一艘游輪。

李初晨向孫欣欣承諾過,等他把要處理的事情都處理完畢,就帶着她們去海上旅行。

公主號如果能夠保存下來,不被摧毀,將來,李初晨就能找莎莎公主借用這艘游輪。

當然,李初晨想要保住這艘游輪,就必須找到炸彈的起爆器。

安東尼的這個手下,被李初晨一腳踢醒,他還一臉懵逼,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誰,是在哪裏?

李初晨就怕他也和他的同夥一樣,會咬斷舌頭自殺。

剛把對方踢醒過來。

李初晨二話不說,又對着那傢伙的嘴巴,狠狠地跺了一腳。

不是李初晨太殘忍。

他現在只是不想給對方有自殺的機會而已。

李初晨這一腳下去,安東尼的手下,這個唯一還活着的傢伙,滿嘴巴的牙齒全都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