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馬紅俊也知道這其實是平行世界的那些人調侃素雲濤的一個梗。

據說是這樣的,據說濤哥覺醒的武魂,只要認不出來就是廢武魂。

據說濤哥覺醒的不認識的先天滿魂力廢武魂最後的成就都不低。

據說沒有濤哥的武魂覺醒都是差評。

據說濤哥覺醒的不認識的先天滿魂力廢武魂,最後大多都走向了武魂殿的對立面。

所以濤哥在平行世界的那些人口中,又被稱為武魂覺醒工具人,武魂殿叛徒,瞎眼斗羅,瞎眼神王。

所以濤哥的封號很多,馬紅俊總結了一下,大概就是這樣的,真武魂覺醒工具人瞎眼斗羅武魂殿叛徒瞎眼神王素雲濤大師。

所以並非素雲濤覺醒的武魂就一定是厲害的武魂,這只是一個梗和玩笑而已。不過馬紅俊倒是挺希望那些有趣的事情,待會會在他身上發生,畢竟他這可是在親身經歷啊。

只是馬紅俊還不知道,他要是覺醒武魂的時候掉鏈子,他命中注定的老師弗蘭德,就要被他心心念念的大腿給搶走了。

武魂覺醒儀式在不斷的進行着,一連八個孩子,武魂基本都是雞、鴨、鵝、鴿子什麼的,而且都沒有魂力,素雲濤也不失望,他已經司空見慣了。

「下一個,馬紅俊!」素雲濤略顯疲憊的催促道,覺醒完這最後一個,他就可以回去交差了。

馬紅俊依言走入覺醒法陣內,淡淡的金光將他包裹,隨着金色光粒點點滴滴進入他的體內,忐忑的心情也神奇的平靜了下來,他不再去想自己的武魂是不是邪火鳳凰的事情了。

馬紅俊感覺很溫暖,像是被暖洋洋的光芒濃罩着。隨着金光入體,他感覺體內蠢蠢欲動,似乎有什麼東西將要出來一般。

外界,隨着馬紅俊覺醒儀式的進行,覺醒法陣的金色光芒開始變的非常濃烈,遠超之前八個孩子的覺醒光芒。

在一旁觀看的弗蘭德和主持覺醒的素雲濤,兩人不約而同,眼中露出興奮的光芒,不出意外,這一定會是一個強大的武魂。

果然,覺醒法陣內,馬紅俊感覺似乎在這一瞬間體內有什麼東西破碎了一般,向著體外衝去。

他的身體騰的一下,如同着火了一般。不是如同,根本就是着火了,一層紫紅色的火焰覆蓋他的全身,奇異的是,他的衣服卻一點事都沒有。

一頭烏黑長發也在瞬間變的赤紅如火,向上豎起,向中間聚攏成莫西乾式,看起來極為的古怪。

背後一對翼展一米的紫紅色火翼浮現而出,五道紫紅色的翎羽如同披風一般垂落在背後。

雙臂浮現出一層層紫紅色龍鱗狀鱗片,一直延伸到他的手背。雙手指甲微微延長彎曲,變成一對利爪。就像浸淫大力鷹爪功的人雙手一樣,一看這手就知道他爪功相當不錯。

在他的脖子之下,更是覆蓋着紫紅色龍鱗狀鱗片,佈滿他的身前背後四肢,如身着龍鱗寶鎧一般。不過這個除了馬紅俊能感覺到,就沒人能看到了。

在他身後虛空,隨着武魂附體,更是浮現出一道算上尾部翎羽,身長兩米,翼展一米,展翅欲飛的紫紅色火焰鳳凰虛影。

紫紅火鳳凰,麟前鹿后、燕頜雞喙、蛇頸魚尾、龍文龜背,就如同書上記載的一般,看起來一模一樣。

其實鳳凰的身體也就大概一米長,主要是它尾部漂亮的翎羽也有將近一米,所以才會看起來呈現翼展一米,身長兩米的樣子。

鳳凰身負龍文,而這龍文其實就是龍鱗狀紋路鱗片,主要就覆蓋在背腹和鳳爪上面。

所以馬紅俊在剛剛武魂附體后,就相當於是身着龍鱗寶鎧,在他衣服下,身前背後和四肢都覆蓋着,只不過被衣服擋住看不到罷了。

「鏘!」

一聲高亢清亮的鳳鳴,在這小小的武魂殿內響起。

弗蘭德和素雲濤看着眼前那,集優雅、高貴、美麗、霸氣、強大於一身的鳳凰虛影,激動的渾身顫抖。

一個在興奮這下子碰到寶了,頂級的獸武魂火鳳凰啊,這下子衣缽傳人有指望了。

一個同樣在興奮這下子碰到寶了,頂級的獸武魂火鳳凰啊,他剛才可是感覺到了一股來自上位者的威壓,這下子升職加薪有望了。可惜他想多了,在他旁邊弗蘭德可是虎視眈眈的看着呢。 入夜,森林。

篝火熊熊燃起,花火幾人圍繞篝火而坐。

「嘶!痛痛,好痛!」

剛從昏迷中醒來,彌勒就感覺自己的後腦勺痛的厲害,像是要裂開一樣。

那隻該死的老虎,下手居然那麼狠!

不過,話說回來,我沒死嗎?

睜開眼從地上爬起來,彌勒看着繞着篝火的一群人。

好多漂亮的女孩子,還有一個半妖,一個妖怪。

怎麼回事?是被救了嗎?!

不!他馬上否定了自己的猜想。因為那隻打昏自己的白色老虎就姿態親密的盤卧在一個美麗少女的旁邊。

看樣子似乎就是那個美麗少女的寵物!可惡!

如果你答應嫁給我為我生孩子就原諒你了。

「你還好吧?」

首先問自己問題的是一個穿着打扮很奇怪的少女,嗯!雖然打扮很奇怪,但很美麗喲!而且看起來很溫柔善良,不知道這位美麗的少女願不願意為我生孩子。

另外那個冷冰冰的巫女小姐也不差啊!

法師跟巫女,也算天生一對吧!

怎麼辦!好難選擇啊!

「喂喂!」戈薇疑惑在彌勒面前擺了擺手,不好了,這人不會被球球拍傻了把!「你沒問題吧!」

「無禮之徒!」

楓冷冰冰的視線看了過來,她可不像戈薇純真無邪不識人心險惡,彌勒眼神讓她感覺非常厭惡,一點警告意味的精神衝擊向了彌勒。

好像突然墮入了冷窟,剛才還遐想非非的彌勒身體一顫,清醒了過來,剛好聽清了戈薇的問題。

連忙搖了搖頭,「沒有,沒有。」

啊啦啊啦!那個巫女小姐似乎挺凶啊!

「太好了。」戈薇鬆了口氣,差點真以為這位法師被球球打傻了呢!

「我是戈薇,這是犬夜叉,七寶,楓姐姐還有靈夢以及球球。」戈薇一口氣將在場幾個人與非人介紹了一遍,「你是誰?怎麼會在這裏呢?」

雖然球球說這位法師是想要偷窺自己等人洗澡,但是想想也不可能嘛?荒郊野外哪會有人專門偷窺!

不過還是試探下好!如果他撒謊的話,絕對瞞不過楓姐姐與靈夢,到時候就把他綁在樹上做懲罰!

「在下彌勒。」少年法師彌勒單手持了一個豎禮,不得不說他的長相還是不錯,「如你所見,在下是一位四處遊歷法師。」

「至於在下為什麼會在這裏?」彌勒臉上露出一絲苦笑,「只不過是剛好經過這裏罷了。」

「只是在下也不知道那個球球會襲擊自己。」

「你說謊!你明明就是想偷窺大小姐她們洗澡。」球球立即出聲道,如果他不承認,自己的功勞不就沒了!

「洗澡?!」彌勒恍然大悟,總算明白了為什麼這隻老虎會突然襲擊自己。

可惡!三位那麼美麗的少女洗澡。

為什麼我會沒看到,為什麼!

不過可惜歸可惜,還是要堅決否認的。如果承認了自己偷窺,這些少女似乎都不是普通人啊!

而且一下子就能禁止住自己的風穴,到現在也沒感覺風穴有打開的跡象。

自己一定會被教訓的很慘吧!

「那只是個誤會,在下根本就不知道幾位會在那裏洗澡。」

「在下行走了一天路,遇見一個溫泉想清洗下自己的身體並不過分吧!」

「說謊說謊!明明就是想偷窺大小姐的身體!」球球仍然不肯鬆口,一定要逼這個傢伙答應。

功勞功勞!有了功勞就能回到凪大小姐那裏了。

凪大小姐,球球好想你啊!

......

「啊切!」

現代時空三千院大宅,正在狂打遊戲的小凪突然打了個噴嚏。

「怎麼了,大小姐,不會感冒了吧!」在一邊清潔打掃的小颯立即走了過去,關心問道。

「不會了!」小凪搖了搖頭,「好像有誰在惦記着我呢。」

「說起來小颯,你最近有看到球球嗎?」小凪想起最近自己似乎都沒有看到球球,出聲問道。

「球球!」小颯停住腳步沉思了一下,「對了,夢大小姐說球球太懶了,要帶它出去好好鍛煉一下。」

還記得當時夢大小姐說作為一個老虎居然能墮落到這種地步,不好好把它鍛煉一下是矯正不過來了。

雖然大小姐一直以為球球是只貓。

但果然夢大小姐還是分的清球球的種類的吧!

夢大小姐說的也沒錯呢!一直跟着大小姐打遊戲,看漫畫,亂賣萌,還嘲諷我,追着曾經穿過女裝的我亂髮情!剛來的時候還把我推到了夢大小姐的田裏,讓我又欠下了一大筆的債!

小颯的臉陡然變得非常陰沉。

果然!這種老虎還是好好教育一下比較好吧!

夢大小姐!辛苦你了!

「小颯!」

「小颯!」

「啊!對不起,大小姐,喊我有什麼事情嗎!」小颯回過神來立即說道。

「沒什麼事呢!」小凪疑惑搖了搖頭。

錯覺吧!總感覺小颯剛才有些不對勁呢!

「我是想問下,你知道姐姐打算怎麼訓練球球嗎?」

「我也知道球球那個傢伙平常是懶了一點,但是訓練太過刻苦的話我怕它會死掉啊!」

小凪一臉擔憂的說道。

小颯聽完一頭黑線。大小姐,老虎可不會那麼容易死掉啊!

你這是說你自己吧!想起前陣子為了讓大小姐參加白皇學院的比賽,大小姐只跑了十米就趴在地上說自己要死掉的畫面。

小颯果斷的搖了搖頭,「安心吧,大小姐,我想夢大小姐會控制好分寸,不會讓球球死掉的。」

「說的也是呢!」小凪點點頭,「對了,小颯,我有點渴了,能幫我泡杯紅茶嗎!」

「好的,大小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