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技能強化:隨機強化一個技能,脫離地宮后消失。】

【3.敏捷強化:提升探索者的敏捷及反應力,脫離地宮后消失。】

看到沒有刷新出技能賦予,王曉安微微嘆氣,但並不氣餒。

好運不會連續兩次降臨在同一個人身上,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王曉安看着三個選項,猶豫了片刻,選擇了技能強化。

【技能強化已生效!】

【近身拳擊從F級提升到E級。】

「好傢夥,又是近身拳擊。」王曉安感慨道。

他的近身拳擊,好像和傳承石里記載的不太一樣。

王曉安選擇完祝福后,隊友也完成了選擇。

蘇關寒如願以償地選到了力量強化,而陳颯選擇了敏捷強化。

沈昌和許然,選擇的都是技能強化,具體強化到了哪個技能上,王曉安並沒有深究。

5人繼續前進,這次的祝禱室只有兩個出口,分別是迴廊和迴廊。

沒錯,兩個出口的房間都是迴廊……

但即便是這樣雙迴廊或者雙險境同時出現的概率,也略低於祝禱室和商行出現的平均概率。

5人闖入迴廊,迴廊中的怪物是一群綠面小鬼,其中有一隻身材高達2米的綠面鬼大將,和十幾名綠面小鬼弓箭手。

但,即便是綠面鬼大將,也不過是上等魔物,被王曉安一拳就秒殺了。

5人不出片刻,就殺穿了迴廊。

迴廊的盡頭還是迴廊,眾人原地等待業障消散。

王曉安則是等隊友的業障消散。

王曉安有些疑惑,為啥就自己殺怪不會疊業障?

王曉安想起了方明的隻言片語。

「——在你繼承淵土之後,我們會再見面的,朋友。」

「——我想,那時的你,早已回想起了一切。」

王曉安試圖捋清所有的線索,但他並不知道什麼是淵土,也不覺得自己忘記了什麼。

「難道,和我前世的記憶有關?」

王曉安感覺到有些頭大,或許他不受業障的原因,就隱藏在他忘卻的記憶里。

4個小時后,眾人再次啟程。

歷經了又一個只有魔物的險境后,眾人再一次來到了祝禱室,站在了女神像的面前。

王曉安:「……」

等等,這什麼情況,又出了一個祝禱室?

王曉安感覺,自己的歐氣都被這一趟地宮之行給吸乾淨了。

蘇關寒等人也是大喜,又疊一層buff,他們真的可以在地宮橫著走了。

這麼天胡的開局,搞不好能直接衝破第10層,甚至是衝上20層,也並非沒有可能!

離開祝禱室后,眾人又進入了一次險境,這回的險境出現了一隻下位魔物——冷尾蠍,實力不下於之前遇到的黃岩巨蛙。

在陳颯的強化術下,蘇關寒衝上前一刀砍掉了冷尾蠍的尾部,第二刀就將冷尾蠍分屍。

許然默默看着這一切,沒有去回收利用冷尾蠍的血液。

王曉安問道:「你不去隨手煉個丹嗎?」

「算了吧,我只當着你的面用過這個技能。」許然平靜地說道。

王曉安疑惑了兩秒,看樣子,許然是不想暴露自己這個技能?

但問題是,你入隊的時候已經讓蘇關寒他們看過技能列表了啊! 余昭然一臉遺憾,爬起來拍了拍灰塵,嘆氣道:「真遺憾啊,差點就能出其不意,重創你倆了,我說,常永冥,你腦子有泡啊?突然攻擊我幹嘛呢?」

常永冥一陣毛骨悚然,沉聲道:「你……你究竟……怎麼回事?」

「想知道?」

余昭然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

常永冥露出警惕之色,重重點頭。

「本盟主,很想知道!」

袁青森微微咬牙,緩緩開口道。

功虧一簣,真是功虧一簣啊!費了這麼大勁,竟然是白費了心機!

余昭然笑道:「嘿嘿,我不告訴你!」

袁青森差點氣吐血。

突然,常永冥騰空而起,以驚人的速度飛馳而去,袁青森一陣毛骨悚然,差點破口大罵,這就是摯友?你他娘的跑得也太快了!

袁青森緊隨其後,身後一道巨大光束掃蕩而來,這種連金丹境都要避其鋒芒的攻擊,這二人想要抵擋住,真是痴人說夢了。

囊括範圍太廣,二人閃避也避不開,轟隆一聲,當場被掀飛,鮮血撒空,急速墜落下來。

全場都是寂靜無聲,可怕,太可怕了!簡直要嚇死人,堂堂盟主,還有一品長老,竟然擋不住余昭然一擊啊!

二人墜落,鮮血淋漓,血肉模糊。

無人敢去過問,弱肉強食,惹惱了余昭然,怕是小命不保啊。

余昭然走了過去,靜靜看着凄慘的躺着的袁青森,嘆氣道:「盟主啊盟主,你這又是何必呢?我都說了,我不會奪位,還會待你如兄弟,你為何還對我下殺手呢?」

袁青森抬着眼皮看着余昭然,良久,嗤然一笑,緩緩的道:「你問問……誰信你啊?」

余昭然也笑了,微微點頭,又嘆了口氣,抬手一掌,砰的一聲,袁青森腦袋破碎,當場去世……

他可不是什麼善茬,前世就不是,更何況如今呢?

常永冥惶恐道:「余長老!不,余盟主!從今以後,您就是盟主了!盟主饒命,在下往後一定唯余長老馬首是瞻!余盟主饒命啊!」

余昭然緩緩退步,常永冥見此,露出喜色,大聲道:「多謝余盟主饒命之恩!余盟主真是大人有大量,必有無限前程……」

余昭然笑了笑,喊道:「諸位長老,兩大神元境強者,這可是大補之物啊!你們難道不想要嗎?我是下不了這個口的,誰要感興趣,就趕緊吞噬掉吧!」

常永冥一臉駭然,嚇得面容扭曲起來,嘶吼道:「不可以!誰敢!你們……」

有些人眼睛已經綠了,蠢蠢欲動。

余昭然道:「諸位,不要浪費啊,這兩個人,應該吞噬不少城中百姓了,恐怕聯盟弟子都有遭其毒手的,你們這些作為,我不想管,只要不對普通百姓動手,我就敬你們是人物,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這兩個人,你們不吞噬,那就是浪費,若顧忌我的看法,就乖乖待着就好了。」

常永冥嘶聲道:「余昭然!你好毒啊!」

「彼此彼此。」

余昭然微微拱手,便看到多名長老猶如野獸一般,撲向了常永冥和袁青森。

常永冥發出凄厲慘叫,瘋狂詛咒余昭然,大罵之聲不絕於耳。

余昭然氣沉丹田,大聲道:「袁青森和常永冥的親朋好友,也記得不要放過,斬草除根嘛,有勞諸位了!」

「余……昭然……你……死……」

余昭然連忙捂住眼睛,嘖嘖出聲,搖頭不已。

過了一會,數名長老對余昭然拱手,沉聲道:「余盟主,我等這就去永絕後患!」

余昭然回禮道:「諸位,有勞了。」

其餘諸人皆是毛骨悚然,凜然不語。

余昭然走到宋晉身旁,笑問道:「宋長老,可曾知道蔣匡海去了何處?」

宋晉身軀僵硬,面部表情極度不自然,他低聲道:「蔣匡海已經跑了,還有楊文真……嗯,幾個比較親近盟主的長老都跑了。」

余昭然挑眉道:「我觀你與盟主關係也比較親近啊,怎麼不跑呢?」

宋晉面上鎮定,脖子後面已經沁出了汗珠,他笑道:「我跟盟主……哦,我跟袁青森的關係,一般罷了。袁青森做了這樣的事,實在令人寒心,死了也是活該,我若因此跑了,豈不是心虛?」

余昭然點頭道:「非常有道理。」

宋晉拱手道:「余長老過獎了,哦不,應該是余盟主才對,盟主之位,有能者居之,就該是余盟主的。」

余昭然嘆氣道:「看來,這盟主之位,我是不得不坐了。」

在場眾人一個激靈,聰明勁就往外冒,紛紛下拜,請余昭然當盟主。

余昭然微微一笑,拱手道:「既然如此,在下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這盟主,還是要當,只有掌權了,手底下擁有一股力量了,才能做實事啊。

「拜見余盟主!」

全場高呼,響徹雲霄,從此,晉章聯盟就換了盟主了。

余昭然坦然受之,差點就喊出什麼「諸位平身」這樣的話了。

「諸位,聯盟事務我不太了解,作為盟主,主持大局即可,一些事務,我得安排下去才行,我看宋晉能力不錯,就任為副盟主,助我統管大小事務,較為重要之事再稟報於我,諸位對此,可有意見啊?」

余昭然環視一圈,氣沉丹田,聲音響徹,擲地有聲。

宋晉當場呆住,他本以為會被余昭然清算,想不到,余昭然不僅不清算自己,還任命為副盟主,統管大小事務?

搞什麼呢?莫名其妙!

其餘眾人也是一臉懵逼,好不容易當了盟主,竟然……將實權拱手讓人?不怕被人架空……也對,人家有實力依仗,還真不怕啊。

余昭然嚴肅道:「宋副盟主,有勞了。」

宋晉暈乎乎的道:「余盟主是認真的?」

「絕對比珍珠還真!」

余昭然轉而望向眾人,面無表情,淡淡的道,「諸位聽好了,有些規矩,我得跟你們明說了,雖說是一城之地,可一朝天子一朝臣,我是要立規矩的,誰受不了,可以離開,我不強留,可誰要犯事,袁青森和常永冥就是下場!」

眾人陡然一個激靈,都默然不語。

「第一,不要對普通百姓下手!第二,不許不勞而獲,設立積分制,詳情後述,積分可從聯盟兌換糧食,另外,我可能會推出一種類似靈石的能量石,輔助修鍊,也要積分兌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