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長老說的沒錯,我們玄陰劍派現在既不是鳳虛宮,白雲宮這等巨無霸勢力,也不是極火宗這種二流宗門,這樣的地位雖有些尷尬,但卻是相對安全的。」

一名身穿金袍的長老站了起來,他坐在右首的位置,可見其地位極高,這個人,是玄陰劍派的首席大長老,蕭千鼎。

「大長老有何高見?」眼睛一亮,隨即問道。

「加強戒備,安心發展即可。」

蕭千鼎看了下其他人,接著說道:「這首要的,就是要讓真傳弟子的實力提升起來,這幾十個真傳弟子,才是我們玄陰劍派重新崛起的希望。」

「說的沒錯。」

其他長老紛紛點頭,表示贊同。

「那具體要怎麼做呢?」

有長老提出問題,道理大家都知道,他們想知道具體的辦法是什麼。

「我建議,提前今年的真傳弟子的試煉,提升難度,增加獎勵,把這次試煉的地點,改為……通天涯。」大長老沉吟了片刻,而後道。

通天涯?」不少長老面露驚色,「那個地方兇險無比,據說有三品異獸出沒,把試煉地點定在那種危險的地方,是不是還要再商榷一下?」

「如果是毫無兇險的地方,那還叫什麼試煉,乾脆去遊玩得了。」

大長老蕭千鼎冷笑了一聲,「此行只要派幾位實力高強的長老跟著,提防著三品異獸出現就行了,這就是我的主意,你們要是還有更好的想法,但提無妨。」

說罷,大長老也是退了回去,坐回到了座位上。

聽得這話,眾人又有些猶豫了,的確,他們一時半會,也想不到什麼太好的應對之策,而且若是想要快速提升那些真傳弟子的實力,兇險那是必須的,只有這樣,才能夠激發他們的潛力,讓他們取得提升。

強者,總是在血與火的環境中誕生的。

將眾高層的神色表情都看在眼裡,在過了片刻后,謝正陽也是站了起來,「既然大家都沒什麼更好的想法,那就按照大長老的想法這麼定了,試煉的時間就定在十天之後,地點定在通天涯。」

「此事干係重大,就由大長老親自帶隊,還有馮長老,紫陽師弟你們兩位紫袍長老隨行,務必保護好弟子們的安全。」

謝正陽看著大長老和馮長老等人,朗聲道。

「是。」

大長老等人拱了拱手。

「這次試煉的事情各位需要保密,行動不宜聲張,以免引起魔道中人注意。」

真傳弟子是玄陰劍派的核心骨幹,這要是被一鍋端了,那對玄陰劍派可是致命打擊,極火宗那種慘事決不能發生在我玄陰劍派。

大赤坡外圍。

一片延綿雄渾的山林里,霧靄終年不散,生出瘴氣,深山之中,時常有獸吼聲傳出,震撼人心。

烈日當空而掛,金色的光輝被阻隔在霧靄之外,一眼望去,道道七彩之色瀰漫,鮮艷詭異。

大赤松樹木參天,林中天地之力十分濃郁,但可惜瘴氣瀰漫,在這裡待久了,非但對修為無益,反而很容易走火入魔。

不知被何物裂開的半座小山上,葉康負手而立,腰間佩戴著長劍。

他目光俯視,在數百米外的霧靄中,一團龐大的陰影不斷橫衝直撞,發出震天的巨響。

嗷唔——

恐怖的咆哮聲響起,前方有十數棵大樹撞倒,一頭巨牛出現在視線中,體外遍布著尖銳的荊棘骨刺,使得身形無端端大了三分,血紅色的瞳孔彷彿要滴出血。

「黑琥妖牛,二品中級異獸。」任憑狂風拂面,葉康身形一動不動,唯有衣衫獵獵作響。

咚……

地面震蕩,黑琥妖牛巨大的體型一步步走出霧靄,冰冷無情的凶眸往葉康所在的位置望去。

這頭妖牛擁有房子大小的體形,妖氣衝天,捲起可怖的旋風。

「黑琥妖牛的速度相當不錯,應該可以起到鍛煉的作用。」

若是被別人知道葉康的想法,一定會笑他不知死活,早知道同級別情況下,異獸的實力比人要強得多,葉康才半步宗師的修為,竟然拿一頭二品中級的異獸練手,這不是找死是什麼。

「來吧!」

葉康取出一枚飛鏢,彈射出去,精準地射在了黑琥妖牛的身上,將其頭上的一根骨刺給擊斷而去。

發出一聲憤怒的吼叫,黑琥妖牛從鼻子里噴出一股黑色的腥臭氣息,牛蹄在地上踏了兩下,出人意料的沖了出去。

嗖!

黑琥妖牛巨大的身形沒有讓其速度變慢,如同一道粗大的黑色光影,直撲向小山上的葉康。

砰!

葉康腳下的小山被撞的粉碎,而葉康本人,卻不慌不忙,利用玄冥幽步,靈活地避開了這一次的撞擊。

手掌一翻,葉康從乾坤袋中取出了一塊紅布,當做披風穿在身上。

如此一來,黑琥妖牛的眼瞳愈發赤紅起來,死死地盯住葉康,像瘋了一樣。

轟隆隆!

整片山嵐都震動了起來,黑琥妖牛的口中,時不時地噴出一道黑色氣箭,饒是葉康速度和反應俱是一流,依然好幾次差點被這黑色氣流給命中,

。 「對啊,爹地,你是吃醋了嗎?」

看到慕斯爵黑臉,宋可人心裏暗爽。

慕斯爵沒有說話,而是偏頭看向宋九月,似乎想要等她的解釋。

宋九月假裝看不懂,面帶微笑地回看過去。

有女兒在,這種小事情,宋九月可沒打算自己出手。

作為一個時刻注意培養女兒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母親,宋九月覺得自己太不容易了。

把這麼好的煎茶機會,都留給女兒。

宋九月知道可人的性子,哪怕不喜歡慕斯爵,也絕對不會在外人面前,讓自己吃虧。

果然下一秒,一隻小手,就主動牽住了慕斯爵的大手。

「爹地,你可不要誤會,ss是我的乾媽,當然愛我了。」

「什麼,ss是女的?」

米雪眉頭皺了起來。

昨天她回去以後想了很久,覺得以宋九月那種草包出生,怎麼可能和世界一流服裝大神扯上關係呢,宋九月唯一能看的,就是她那張狐狸精臉蛋了。

想必ss肯定是個男人,不然不可能會和宋九月做朋友的。

所以她一大早,就讓天涯集團發了ss會參加帝都時裝周的通告,想要試探一下。

要是真的ss那邊不答應,她也無所謂,ss本來就不參加任何綜藝也不當評委。

請不到並不丟臉,要丟臉也是口口聲聲說自己和ss關係很好的宋九月。

這樣即使有人以後問到,她一句不知道宋九月那邊怎麼回事,說請又沒有請到,就可以把天涯集團從裏面摘得乾乾淨淨。

而要是ss真的看在宋九月的面子上,參加了帝都時裝周的評委,那可就更好了。

不僅可以讓天涯集團在服裝界大出風頭,還能挑撥宋九月和慕斯爵。

畢竟一個男人,居然為了一個女人破例,宋九月就是有八張嘴,也不一定能說得清楚!

她來了慕家這麼久,宋九月隻字不提ss的事情,米雪還以為宋九月是自己心裏有鬼不敢提。誰想到,ss居然是女人!

「對啊,你連ss是男是女都不知道,還說你喜歡她,你簡直就是一個假粉絲!」

宋可人滿是嫌棄地撇嘴。

「小朋友,說謊是不對的哦,ss真的是女的嗎?我可是見過他的。」

米雪不死心,故意一臉嚴肅地低頭看着宋可人。

她還是不相信ss是女人,肯定是宋九月擔心自己那些見不得光的事情曝光,教宋可人說謊的。

「那阿姨你要去看看眼科了。ss可是大美女,你居然說她是個男人,等下次我見到她,我要告訴她,哼,我算是看出來了,你就是嫉妒ss的美貌,到處抹黑她!」

宋可人十分生氣地指責米雪道。

這個醜八怪,就是嫉妒媽咪的美貌,故意過來挑撥離間的。

居然為了混蛋爹地,想要陷害媽咪,這不是瞎是什麼!

簡直就是丑癩蛤蟆想吃混蛋爹地那隻美癩蛤蟆!

「怎麼會呢,我都沒有見過ss,怎麼會嫉妒她的美貌?」

米雪下意思地反駁。

「哦,那你既然沒見過ss,為什麼剛才要騙我說,你見過ss?還說ss是男的呢?阿姨,你到底怎麼了,看來不是眼睛有問題,是腦子出了問題了嗎?」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和女神們的荒島餘生的閱讀地址:https:///135666/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和女神們的荒島餘生最新章節、和女神們的荒島餘生文字鋪、和女神們的荒島餘生全文閱讀、和女神們的荒島餘生txt下載、和女神們的荒島餘生免費閱讀、和女神們的荒島餘生文字鋪

文字鋪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我在異世界開網咖、和女神們的荒島餘生、

。 「不許躲!」

混合著酒味的香氣在可愛的理繪同學湊近瞬間。

猶如無法抑制般,盡數的從她身上瀰漫出來。

那是跟白川綾完全不同的感覺。

纖細手臂環繞著自己的脖子,唇瓣緊緊貼在一起。

幾乎能夠輕而易舉體會到少女的那份柔軟。

嘉神奈身形凝固在原地。

任憑對方摟著自己,半天都沒有絲毫反應。

能躲開嗎?

可以…

但是沒有躲開的必要。

似乎是大傲嬌的話讓內心防線受到強烈衝擊。

那份藉助酒氣表達出的情感,在聽到自己跟淺倉美織交流的內容。

毫不猶豫走上來痛罵自己是膽小鬼后又跟著進行告白的舉動。

即使明白自己的處境,也依舊沒有半點退縮的打算。

或者說她根本就沒有在意過這方面的事。

嘉神奈向來認為自己比較清醒,即使被女孩用如此近距離的對待也能夠保持原先想法,不斷轉換著話題否決對方的接近打算。

但是…

隨著可愛的理繪同學真就這麼毫不猶豫的貼過來的瞬間。

身體本能所呈現出的反應,卻讓嘉神奈忽然發現。

原本堅持的事情根本就無法抵擋的住這份誘惑。

要在這裡拒絕理繪同學嗎?

有點做不到。

就像在溫泉池裡的時候,被白川同學突如其來的表白。

明明按照正常的反應自己可以嘗試躲開,又或者凍結時間阻止這一切的發生。

但在那一刻就像是說服了自己般並沒有這麼去做。

內心隱隱約約有種奇怪的期待,似乎想要讓對方成為推動器般催動自己,或者說就只是單純的不想進行拒絕罷了

醉醺醺的理繪同學可愛無比的傻笑著貼向自己。

大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