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能做什麼,跟你聊聊天唄。」周芷若沒好氣的說道。

胡天笑着說道:「要不明天白天再聊吧,今天晚上太晚了。」

「不行,必須聊天。」周芷若搖了搖頭說道。

「好吧,你想跟我聊什麼?」胡天問道。

「先不急,我泡了茶,我們坐下慢慢聊吧。」周芷若說道。

說着,周芷若就去拿了茶杯過來,給胡天倒了一杯茶,然後又給她自己倒了一杯。

胡天點了一支煙,抽了一口說道:「說吧,要跟我聊什麼事?」

「你能不能先喝口茶誇誇我的手藝?」周芷若笑着說道。

於是胡天品嘗了周芷若泡的茶,發現還挺好喝的,茶氣足,入口很香。

「不錯,這茶泡的不錯,很好。」胡天誇讚道。

周芷若笑着說道:「這還差不多。」

這個時候,周芷若臉色露出了憂愁的神情。

她淡淡的說道:「今天晚上,秋柔跟你說了吧?」

「說什麼了?」胡天說道。

「暈,她跟你說了什麼你不知道嗎?」周芷若說道。

胡天點了點頭,說道:「知道,但我不知道你問的是什麼事。」

「你別裝傻了,她很快就要回家了,這事跟你說了吧?」周芷若說道。

「是啊,說了。」胡天說道。

「你覺得,她跟小碧還有可能嗎?」周芷若說道。

「只要她願意的話,那就有可能。」胡天笑着說道。

「我跟你說,秋柔的身世只跟我和你說了,連蘭花姐都沒有告訴呢。」周芷若說道。

說完后,她又說道:「其實秋柔挺可憐的,從小到大,從來沒有享受到絲毫的大小姐待遇。」

「如果她就這麼稀里糊塗的,嫁給了姓高的那個混蛋,估計這輩子都毀掉了。」

聽到周芷若這麼說,胡天問道:「你說這麼嚴重,那個姓高的傢伙究竟是誰呀?」

「你想知道啊?我怕說出來嚇到你。」周芷若有些不願意的說道。

「你說吧,讓我了解一下。」胡天說道。

周芷若點了點頭,說道:「那個姓高的傢伙,叫高海洋。」

「高海洋?沒聽說過啊,這傢伙很有名嗎?」胡天笑着說道。

「他老爸叫高過天,曾經做過全國首富,現在你知道了吧。」周芷若說道。

。周延帶著兩位好友先在圩鎮轉了一圈,「圩鎮的景色也就這些了,以前還有豬崽訓練表演,剛才你們也聽到了,訓練豬崽的那人身體不好,已經取消了,等明天,我帶你們去淮縣玩,一走十年,淮縣也有很多地方我沒去過呢!」

「去那個有馬騎的景點嗎?」中原小縣城的景點裡有馬匹,吳敏毅還是有些興趣的。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1770章相聚冷放下手中的烈焰之劍,看着負手而立的池魚:「在回答你的問題前,我也問你一個問題,你是天使汐柔還是天使池魚?」

在已知宇宙中會星靈折躍技術的神河體和獸體屈指可數,此人是女性神河體,那麼不出意外的話,她的身份就只能是其中的一個。

「池魚。」

「原來是池魚前輩,我聽我師傅

《我在超神宇宙考古兩萬年》第一百三十四章憋屈(求訂閱) 轉眼間,雙方激戰三天過去了。

匈奴留下十多萬具屍體,秦軍也有一萬多人的傷亡,其中掛掉三千多人。

雙方互不相讓,死死守住各自地盤。

秦軍要往外突圍,匈奴人則不允許,不論多大代價,死死把秦軍阻擋在白登山下。

戰局陷入對峙。

激戰非常慘烈。

匈奴人視必留下胡亥,不惜損兵折將,極力阻擋秦軍突圍。

這個情況是胡亥願意看到的。

秦軍可以更大的消滅匈奴人有生力量。

戰鬥依然在持續。

冒頓中軍大帳:

損失慘重,讓匈奴各部落、左賢王、右賢王等人臉上呈現陰霾,心中非常氣憤。

可是呢?

大家都清楚局勢,不能留下胡亥那個狗皇帝,死那麼多人算是白死了。

戰鬥打到現在,掛掉的人太多了,就算匈奴人想善罷甘休,秦軍不願意啊!

雙方形成對峙、交著狀態,匈奴人一旦撤走,損失會更巨大,面臨秦軍追殺。

那才是痛打落水狗。

砰!

一名匈奴首領撞進來。

「汗王,我們部落遭到秦軍屠殺,現在部落一個人不剩下,一定要為我們報仇雪恨啊!」

首領道。

冒頓驚訝萬分!

雙方在此激戰,從什麼地方出現的秦軍,居然殺進北方大草原,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事。

數千年來,只有匈奴人南下入侵中原地區,中原人從未入侵過匈奴人地盤。

「到底怎麼回事,你們部落那裏,如何會出現秦軍,是誰指揮的兵馬?」

冒頓道。

「汗王,聽殺出來的人報告,秦軍戰旗上有一個韓字,戰鬥非常生猛。

秦軍對部落里的人全部屠殺,只留下俘虜的年青婦人,牛羊也被掃蕩一空。

帶不走的牛羊,秦軍全部斬殺,不留下一丁點。」

首領道。

韓字!

「秦軍中可有韓姓將軍?」

冒頓道。

「汗王,忘記了,韓信就是那個在雁門關,擊敗咱們偉大匈奴的秦軍將軍。」

一名萬夫長道。

丫的!

韓信大軍不是呆在東部地區嗎?

怎麼會深入北方大草原。

冒頓朦圈!

匈奴人明白,之所以中原人不敢進攻匈奴人,主要是中原人無法解決糧草補給。

一旦解決糧草補給,匈奴人惡夢來了。

想要進攻匈奴人,必須深入大草原,殺到北海一帶,可是,那裏距中原數千里地。

出徵兵馬少了,會遭到匈奴人的毀滅性打擊,去多了,補給成大問題。

數十萬大軍,那需要多少人運送糧草啊!

武帝時期,集中全國之力對匈奴人開戰,雖然勝利了,可是國家也打得窮困潦倒。

一些大儒才會說出窮兵黷武。

其實,那是值得的。

不論付出多大代價,必須要把匈奴人殲滅,只有殲滅匈奴人,才會讓中原有一個相對和平的環境。

窮兵黷武那是失敗者的借口,勝利者永遠不會說。

勝利者說窮兵黷武,絕對是忽悠失敗者。

「韓信帶去多少兵馬?」

冒頓道。

以冒頓的認知,韓信能帶一萬兵馬深入北方大草原已經是極限,這麼點兵馬,冒頓不用擔心。

「汗王,逃回來的人說,黑壓壓一片,具體有多少不清楚,至少有十萬以上。」

首領道。

什麼!

十萬兵馬以上?

怎麼可能?

根本不可能,也不科學!

「韓信出動那麼多兵馬,如何補給,這個數字有水份吧!」

冒頓道。

打死冒頓不會相信韓信敢帶十萬兵馬進攻匈奴人,完全是天方夜譚。

冒頓那裏會曉得,為了深入大草原,胡亥發明了四輪馬車,一次性能拉上噸東西。

加上,秦軍不缺乏戰馬,繳獲太多,有足夠的馬匹拉車,韓信帶去3500多輛馬車。

一千輛用來拉秦弩、弩箭、弓箭、兵器外,其餘二千多輛馬車全是拉糧草。

加上夏天出征,不用擔心馬匹的餵養,大草原上有大量青草可供馬匹食用。

另外韓信大軍一路橫推過去,把沿途匈奴部落斬殺於盡,繳獲眾多牛羊作為補給。

「不可能!韓信的補給如何解決,告訴本王韓信大軍不需要吃東西嗎?」

冒頓道。

轟!

又一名部落首領撞進來。

「汗王,不好了,我們部落遭到秦軍毀滅性打擊,部落里的東西焚燒於盡,

牛羊遭到掠奪、搶劫,族人遭到屠殺,婦人被俘虜,什麼也不剩下了。」

首領道。

冒頓心中一驚。

連續二個部落遭到韓信偷襲。

在冒頓心中,覺得韓信帶兵馬不會太多,勝利是匈奴部落鬆懈,讓韓信偷襲成功。

「什麼人乾的?」

冒頓道。

「來人說秦軍戰旗上有一個韓字。」

首領道。

又是韓信。

冒頓把韓信恨死,想逮到韓信剝其皮、抽其筋、五馬分屍。

「韓信軍有多少兵馬?」

冒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