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宮不能出事,朕也要在今夜弄死東廠的人!」

嘶吼如雷,威震八方。

所有人面孔一顫,失措無比,兩個小時后?

十萬火急的氣氛,再度燃起,充斥緊迫!

「快,行動!」 少女小心地擠到上官雪柔身邊,沖著她的右腳就狠狠一腳踩下去。

用了十成的力氣。

「啊!」上官雪柔一聲慘叫,又痛又怒,回過神就一掌推在上官雲曦身上。

上官雲曦側身避開,伸腳靈活地一挑她下盤,肩膀猛地一頂,上官雪柔便整個人飛了出去,一下子撞在那座火紅的壽星公上。

這幾座玉雕為了方便眾人觀賞,擺在一個半人高的木樁子上,這麼一撞,引起了連鎖反應。

一座撞一座,在眾目睽睽下,三座珍貴無比的玉雕就這麼砸在了地上,碎成了無數碎片。

上好的寶貝,瞬間成了垃圾。

跟著上官雲曦的暗衛們互相看了一眼。

「王妃會武功?」

另一個人搖頭:「不像,應該只是一些單純的拳腳功夫。」

這邊。

突如其來的變故嚇壞了眾人,現場陷入一片混亂。

月氏嚇得尖叫起來:「柔兒,你這是在幹什麼?你看看,皇後娘娘的賞賜全被砸壞了!這可怎麼辦啊?」

上官雪柔狼狽地爬起來,眼淚都嚇出來了。

「娘,不是我,剛剛有人推了我!誰,誰推的我,快給本小姐站出來——」

忽然,她對上了一雙冷若冰霜的眼。

上官雲曦?!

這張漂亮的臉,她看過一次就永遠不會忘。

難道剛剛是上官雲曦推的她?

「你,是不是你——」

她指著上官雲曦,剛出口發難,就看見上官雲曦面無表情的走到她面前,抬起手就是一巴掌。

這巴掌聲清脆無比,在場的人都驚呆了,所有目光都聚在上官雲曦身上。

這個女人長得好美,但膽子也太大了,竟敢在太尉大人生辰宴上掌刮他的嫡次女?

這是活得不耐煩了么?

在一片吸氣聲中,上官雲曦揉了揉有點麻的巴掌,冷冷地的盯著上官雪柔。

「你了踩本王妃,還敢惡人先告狀!上官雪柔,你將本王妃、將楚王殿下置於何地?」

上官雪柔整個人都被打懵了,一時間,被上官雲曦身上散發出來的煞氣嚇到,竟一時說不出話來。

月氏皺著眉,一把將上官雪柔拉到自己身後,冷聲喝道:「哪裡來的瘋女人,竟敢冒充楚王妃毀了御賜之物,還意圖謀害我女兒!」

「來人,把這女人拖下去,重責二十大板!」

月氏沒有見有過上官雲曦的真面目,以為她只是來行騙的騙子。

眾人議論紛紛,畢竟上官雲曦變美的事已經家喻戶曉,這個女人長得極美,身上的衣裳更是價值連城,不像冒充的樣子。

上官雪柔眼中閃過一抹狠厲,想起上次在醉仙居受過的污辱,以及剛剛那巴掌,一股陰狠湧上心頭。

見過上官雲曦真面目的人不多,她身邊也沒有其他人,不如將錯就錯,拉她下去打一頓出出氣。

楚王若追究起來,就說搞錯了,大不了賠禮道歉,她也沒什麼大的損失。

打定主意,她假意哭了起來。

「沒錯,她一定是冒充的,膽子真大,竟敢冒充楚王妃,還砸了皇後娘娘的賞賜!」。這邊才用過早膳,就見宮太醫一路小喘著被扶進了院子。

「請、請、請···」

張了半天的嘴都在跟一個請字較勁兒。

「免了。」四爺直接叫宮太醫給靜姝診脈。

宮太醫心中無奈,儘快平復了平復他那顆就要蹦出來的心,擺上手枕示意章佳側福晉搭手。

這脈一探上,他就知

《側福晉被一路帶飛》第75章大不同 「還有你的計劃,你現在就嫁我,若晴怎麼想?你的養父母怎麼想?」

慕若惜靜靜地看着這個她熟悉卻又感到陌生的男人。

見若惜一直不說話,唐千浩把她圈入懷裏,柔聲哄著「若惜,相信我,等我們的計劃都成功了,我一定會娶你的,現在,咱們先忍忍好嗎?」

「我們也忍了這麼久,不在乎多忍一兩年。」

「千浩。」

慕若惜抬頭看他,問他「你是不是在報復我?以前,我讓你忍,讓你假裝喜歡若晴,甚至讓你娶若晴,現在,我想和你結婚了,你卻叫我忍。」

「若惜,你說到哪裏去了,我怎麼可能在報復你呀。」

唐千浩還真不是在報復慕若惜。

他只是自私一點兒。

只是想讓唐氏強大起來,想坐上唐氏的總裁之位。

得到他想要的了,他能立馬把陸非歡甩掉。

慕若惜比陸非歡強多了。

靜靜地看了他好一會兒,見他不像在撒謊,若惜才緩了臉色。

「孩子怎麼辦?真的要生下來嗎?」

唐千浩說道「當然要生,這是咱們的孩子,你就捨得打掉?」

「可,我一旦生孩子,就要離開慕氏集團,哪怕我在公司里再得民心,長期不在公司里,也會被慕若晴取而代之。」

慕若惜也捨不得打掉腹中的胎兒。

但她更看重她的未來。

「千浩,要不,這個孩子我們先不要,等我接管了慕氏集團,你成了唐氏的總裁,我們再要孩子,反正我們也還年輕。」

唐千浩有點激動地道「若惜,這是咱們的孩子呀,你就忍心打掉他?」

「慕若晴想上手,沒有磨練個幾年,都接管不了公司的,你根本不用擔心她。」

慕若惜沒好氣地道「你忘了她現在是什麼身份嗎?她後面有個戰爺替她撐著腰呢,僅是慕若晴一個人,我壓根兒不放在眼裏。但有戰爺給她撐腰,我不得不防呀。」

「我爸雖說現在還重用我,卻也極力地栽培慕若晴,再加上慕若晴現在是戰家的大少奶奶,我爸肯定要考慮這一點,不會再輕易把公司交給我的。」

慕若惜越說越煩惱,嫉恨地道「都不知道慕若晴走了什麼狗屎運,拒過了婚,戰爺都還願意娶她,我看過他們相處,戰爺對她是真的好。」

「有時候在路上看到她,我真想一腳油門踩去,把她撞死。」

慕若惜說這句話的時候,眼裏迸出了恨意。

唐千浩有點心驚地看着她。

他一直都知道慕若惜是個心狠的女人,以往她走的是名媛兼女強人路線,才會壓抑着她的毒辣。

慕若晴的變化,便激發出慕若惜的狠辣。

「若惜,你千萬別親自做傻事呀。」

唐千浩提醒她,勸說道「就算你想慕若晴死,也不要親自動手,可以,借刀殺人,或者策劃細密的陰謀,總之,別讓戰爺查到你頭上就行。」

「我知道了,就是隨口說說而已,我不會為了那個賤人弄髒自己的手。」

慕若惜收斂起恨意,輕推開唐千浩,對他說道「你婚後,不能讓陸非歡住進這裏,這裏的女主人只能是我。」

唐千浩笑道「肯定的,放心吧,這棟別墅的女主人永遠都是你慕若惜。」

他對陸非歡本來就是利用居多。

「我回去了。」

若惜拿起自己的包,準備離開。

「若惜。」

唐千浩拉住她,並再次圈摟住她的腰肢,下巴抵放在她的肩膀上,啞聲說道「今晚留下來過夜,好嗎?」

慕若惜一點一點地把纏在她腰肢的大手扳開。

「千浩,別忘了我這裏有你的骨肉,就算我留下來,咱們也不能做什麼。」

唐千浩的大手覆在她還是平坦的腹部,想到那裏面有他的孩子了,他的眼神變得柔軟。

「希望是個兒子。」

慕若惜拿開他的手,「你重男輕女?」

「不是,只要是你生的,不管是兒子還是女兒,我都會喜歡的。只是,生的兒子,以後讓我媽接受你會更快一點。」

慕若惜這才緩了臉色,說道「難不成你媽還嫌棄我?」

記得唐太太一直都很喜歡她的。

「怎麼會,我媽很喜歡你的。」

唐千浩沒有說他母親以前喜歡慕若惜,那是以為慕若惜是慕家的獨生女,覺得他娶了慕若惜就是娶了慕氏集團。

如今,慕若晴才是慕家的親生女兒,若惜不過是養女。

唐太太態度便有了變化。

「好了,我回家了。」

慕若惜再次往外走,這一次唐千浩沒有攔她,不過跟在她身後,送着她出去。

「路上開車小心點。」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