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條先生…」

朝川太郎語氣激動,「不如,我們就在這裡把他幹掉?!」

東條訊霎時間瞪大了眼睛看著口出狂言的朝川太郎。

幹掉顧凡?

那豈不是結了死仇?!

通天電氣那些令人眼饞的技術,就會永遠離東條國際遠去!

「朝川船長!請注意你的言辭!」

東條訊嚴厲道。

然而,這次朝川太郎沒有立馬錶示付出,而是繼續帶著狂熱的眼神開口道。

「東條先生,據我所知,通天電氣的股東僅有顧凡一人,是他一個人支撐著這家龐然大物!」

「在他的家庭里,只剩下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貴婦人和一個年幼的小孩!」

「如果…」

朝川太郎語氣更加激動,「如果顧凡在這裡死去,那個龐然大物就會陷入到沒有領袖的慌亂中去!」

「所有人都會爭權奪利,通天電氣的管理層一個個都會如同鬣狗,貪婪的向這個龐然大物張開血盆大口!」

這些帶著強烈煽動語氣的話讓東條訊不由得捏緊了拳頭。

見他被說動,朝川太郎繼續大聲鼓動,「為了利益!沒有人會拒絕東條國際帶去的金錢!」

是啊。

到時候一片混亂的通天電氣管理層只需動動手指,就能得到一輩子都花不完的金錢!

技術?

那可不是他們的!

「你很不錯,朝川船長!」

東條訊再看朝川太郎時,已經明顯帶著讚賞的眼神。

能夠為自己增添前所未有履歷的下屬,怎麼能不大加提拔呢?

「能為您做事,是我朝川家族的榮幸!」

這就是明晃晃的投靠了!

可以預見,如果這個計劃成功,東條訊必定會火速提升,就算是東條國際的當家人,也未嘗不能一試!

「嗯。」

東條訊頗為冷靜的點點頭,而當他再度舉起單筒望遠鏡看向看台上的顧凡時,呼吸卻陡然急促了起來!

在他眼中,那裡坐著的已經不是顧凡。

而是閃爍著璀璨光芒的履歷!

「朝川船長,我希望你們能夠發揮出剛剛那發炮彈的水平!」

東條訊轉頭對朝川太郎吩咐道。

如果能夠一發炮彈就將顧凡砸死,那可就太好了!

「哈衣!」

……

就在向才疑神疑鬼時,此時的顧凡卻已經收斂笑容,變得從未有過的嚴肅起來。

「顧總…?」向才試探著開口。

顧凡輕輕瞥了眼他,再看對面的船隊時,眼中一絲暴虐一閃而逝。

「顧總?您沒事吧?」

「他們要開炮了。」

顧凡淡淡開口。

還在懷疑顧凡是否被嚇壞的向才聞言愣了愣。

好半晌,他的思維才跟上顧凡的節奏,「顧總你說什麼?他…他們要開炮了?!」

向才突然帶著尖銳的嗓音喊道,瞬間引起了周圍特安隊員們詫異的目光。

此時的向才眼神慌亂,毫無骨氣,顧凡冷不丁對他問道,「那你要不要找個地方去躲躲?」

這句話落下,向才終於被一股濃濃的危機感籠罩,理智瞬間回歸。

他帶著訕笑,「不了,不了,顧總,您在哪我就去哪!」

顧凡沒有搭理他。

雖然向才的表現有些不堪入目。

但在炮彈威脅的籠罩下,還能硬撐著留下。

不得不說,顧凡已經要求不了別的了,畢竟向才並不知道,在他身旁的這些特安隊員,可是都能將對面船隊打出屎來的精銳隊伍!

「吩咐下去!」

「凡是想要發射炮彈的炮手,一律給與擊斃!」

「其餘特安隊員伺機待命,隨時準備突進,搶奪船隊!」

……

「傳令下去!」

「各船隊裝填炮彈,準備炮擊300米外看台!」 葛福回到丹頂山,繼續輔助離墨處理教內事務。主要是重新凝聚弟子們的信心,使他們能夠積極抵禦外敵。

葛福尤擅揣摩人心,站在弟子們的角度,加以開導,並以宗師眼界指導他練武。一來二去,在平輩弟子們中已建立了足夠的威望。

凌霄的傷勢嚴重,至今包布未除。

掌教之位對其來說,已經無望,心境反而變得平和,多次與葛福談話,都是囑咐後者保證自身的安全。

紫微宗宗主在取得戰略性勝利后,沒再有大的動作,應該是在藉助星石提升功力,以縮短與絕頂高手間的差距。

以葛福的估計,兩年後,對方才能提升至與自己差不多的層次。

兩年,足夠做許多事情。

第一要務,便是發展情報體系。消息閉塞,一直是他在此世的無奈。

要是第一時間知曉星石出世,憑他現在的武功不難得到手,也不至於如此被動。

建立完善的情報體系,可從三個方面着手,就是依據他三個不同的身份。

第一,黑羽軍:黑羽軍日益壯大,軍紀嚴明,可挑選可靠兵士分佈全國,搜集情報。

第二,周天教:此教為國教,弟子逾千名,在各州都設有據點,情報系統基本已經建成,只需自己掌權。

第三,暗血閣:暗血閣名頭雖已響亮,不過是仰仗他一人之力,勢力還需擴充。

為此,他在接下來的一年中,是相當忙碌。

不僅要在周天教中培植自己的親信,還要尋找機會,化身暗血閣閣主,帶領聶無忌等死士除滅各門各派,聚攏人手、搜刮錢財。

更要與宛城方面保持聯繫,遙控黑羽軍軍務。

就是這一年,契國江湖大變,除了周天教、紫微宗、聖門、梵心庵以及幾個偏遠的門派,其它但凡有點名氣的勢力都被暗血閣所滅。

江湖人人自危,俠士不敢冒頭。

暗血閣採取當年龍界殺手閣的模式,以暗殺為斂財手段。

閣主之下,有左、右雙使,雙使之下有十二位金牌殺手,金牌殺手之下有三十六位銀牌殺手,銀牌殺手之下有七十二位銅牌殺手,銅牌殺手之下有正三百之數的普通殺手。

走的是精英路線,人員定死,除非身亡,才能由後者補位。

規矩森嚴,不能有以下犯上之舉,同樣,不得叛閣而出。如若違反,下場絕不是死那麼簡單。

沒想到,隨着暗血閣的名頭傳遍整個契國,竟有境外勢力請求合作,還給出了相當誘人的條件。

這個條件,驚動了葛福,以至於要親身前往,與對方一會。

契國南部,陸地之外有一海島,原本是前朝治下的鄲州,因各方面的原因,落於渡來人手中,隔海自治。

因其土地貧瘠、物產相對匱乏,契國朝廷一直放任其自由,只要求獻貢、稱臣。

惡劣的環境造就渡來人的狠厲,近年,又出了一位雄主,開始試探性向內陸發展勢力。

聯絡暗血閣的正是渡來王的使者,給出的條件就是葛福朝思暮想的星石。

想來當日天降隕石,不止一顆,也不止落到一處地界。

只是,這麼珍貴的星石,為何渡來王捨得給出?難道是渡來人不通契國武學?

契國最南部的南晉州最接近鄲州,相距不過三十海里。

渡來人已滲透進南晉州,各縣皆有據點,當地官府尚未察覺。

渡來王的使者在奉新縣等待暗血閣來人。

葛福作為閣主,已經趕到,但還是讓右使夜寒先行與對方接頭。

絕學冰炎功一拆為二,分別傳授給左、右使。

雖然前期功力提升迅速,卻有着不小的隱患。

左為尊,左使蒼炎,早已帶着閣中殺手潛入縣城之中。

星石事關重大,暗血閣精銳齊出。

夜寒為女子,前半生凄苦,幸得葛福相救,才改變了後半生的命運,對後者那是誓死效忠。

蒼炎的情況也差不多。

這也是為什麼暗血閣中有武功高強之輩,卻還讓他們擔任左、右使的原因。

武功可以後期提升,忠心卻是找不來的。

會面地點就在渡來人經營的酒樓。使者卻是個中年、明顯是內陸血統的男子。

「星石帶來了嗎?」夜寒一上來就問道。

「貴閣閣主何在?」對方反問,是在質疑夜寒的身份過低。

身旁倒站着兩人,樣貌明顯區別於契國人,一男一女。

「閣主已經到了,不方便現身。」夜寒如實回答。

中年男子向身旁的渡來人翻譯。兩個渡來人中的女子倒像是主事者。

「見到貴閣主后,我們才能正式交易。」中年男子傳達渡來女的話。

「可以,等晚上。」夜寒知道自家閣主十分在乎星石,語氣格外的和善。

夜幕降臨,酒樓的客人都被打發走。有身懷武功的小廝上得樓來,在中年男子耳邊輕語幾句。

「貴閣倒是好大的陣仗!」中年男子面向夜寒說道。

原來,酒樓外邊,已經被暗血閣清場,密佈黑衣蒙面的殺手。

如此肆無忌憚,讓對方深切感受到暗血閣的實力。

「廢話少說,星石帶來了嗎?」黑影閃過,銀面、黑袍的人物落於幾人近前。

中年男子、兩個渡來人、小廝本能地如臨大敵。

「閣主!」夜寒躬身一禮,表明了來人身份。

中年男子回神過來,在渡來人的眼神示意下,拿出一方錦盒。

未等對方打開,葛福抬手成爪,將錦盒吸取過來。

當場震碎,露出一枚指甲蓋大小的微紅石頭。

「原來如此,這麼小的星石又有何用?」說是這麼說,葛福還是當場試驗了起來。

確實與傳聞中的一樣神異,只是效用要大打折扣。畢竟紫微宗宗主手上的那顆有巴掌大小。

「我王手上還有兩顆,比之大上十倍,事成之後,再予閣主一顆。」中年男子連忙解釋道。

「應有之意,說吧,想要本閣做什麼?」此話足以證明葛福心底里還是滿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