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去……看了一位神醫。」陳慧嫻結結巴巴的說道。

唉,葉凡心裏嘆了口氣。

見葉凡皺眉,陳慧嫻不高興了。面對着葉凡,她始終有一絲從前窩囊女婿的感覺,哪怕那晚在晚宴上葉凡再如何威風八面。

「你也是,都說你厲害,雪巧的病你也不給治。」

「不是不治,雪巧的病很麻煩,不能隨意動手。」葉凡耐心的解釋。

「你不治就算了,我去看看別家有沒有辦法都不行?」

「小心江湖騙子。」

「我親眼看見一個外省癱瘓的患者針灸了十分鐘就能動了,雖然走路不穩,好懸摔個跟頭,但人家是有真本事!」

葉凡搖頭。

這種針法,除了自己,還有人會?

按照陳慧嫻的描述,這是天醫的本事,哪能出現在普通人之間。

「你別管,我和神醫約好了,過幾天帶雪巧去。」

「媽……這樣吧,我跟着去看看行不行?」

「預約看病可貴了,十萬塊錢才能讓大師看一眼,你還有多少錢?這次我拿主意,你要是不給我錢,我就去找李焉知。」

。 吃完午飯,回到卧室。

蘇木神清氣爽。

稍微望了望窗外的綠植后,就坐到了電腦前。

他準備碼字了。

今天又是碼字神速的一天。

不一會兒的功夫,就碼出了三萬字。

大致下午五點左右,吃了他媽媽親自送進來的小點心后,給稿子收了個尾。

今日份稿子就弄好了。

心情不錯,格外認真的蘇木,今天除了偶爾習慣性的瞄兩眼外,很少見的從這陣才開始正式的玩手機。

「您有新的郵件,請注意查收。」

打開手機,翻通知導航時,看到了這樣的通知。

應該是回復自己內投的郵件吧。

打開。

「阿木木老師你好,我是思點中文網的責編……」

果然是通過內投的回復郵件。

沒有一般新作者第一次看到這種通知的興奮,蘇木平靜得,甚至玩了幾把消消樂,才不緊不慢的根據後面留的超特號,加了這個名叫「五行」的責編。

還有,昨天不是在網上一些論壇看到思點中文網的編輯都有些冷淡,和傲氣嗎。

這大段大段的話……不傲呀。

沒想太多,已經把加人信息發出的他,又是切換應用,對着消消樂就是一陣操作。

……

「行哥,還沒加好友呢。」衛龍一下午也是時刻關注道。

「哎,對,一下午了,還沒來呢。」五行搖頭談了口氣,穩穩握起保溫杯,「不急不急,估計人在忙。」

有些胖胖帶個眼鏡的衛龍點了點頭,盯向屏幕,笑着指向屏幕右下角QQ的信息提示:「行哥,你守了一下午的阿木木,結果那麼多作者信息都還沒回呢,不想下班了?」

正說着,桌上的耳機里傳來了「咳咳」的提示音。

沒有了下午第一次聽到這熟悉的咳嗽音那麼激動,也沒有第一時間打開,五行笑着推開飛猿,「行了行了,別一會兒就圍過來了。」

「大家可都審稿呢,你現在浪費時間跟我周圍轉,今天怕是撈不到什麼好稿子了。」

「無所謂。」衛龍拉着椅子湊回了自己桌前,「審稿那是七分天註定,是我的跑不了,不是我的我求不來,我掐指一算,今天並不是一個屬於我的審稿日。」

「況且,我手下去年簽的那個新人,今年進入百萬國俱樂部了,他那個成績,我就算一年不簽人,完成自己kpi都夠了。」

言語間有些凡,特別是他還在新人,與百萬國上面加強了語氣。

五行沒理會了,跟他這兒凡來了,不知道他是號稱思點大神千千萬,五行手下佔一半的五一半嗎。

撇撇嘴,也沒再回答了,點開了超特。

「內投已過,《誅仙》。」

「……」

五行看着這留言信息,連忙放下了他的保溫杯,趕緊點了接受。

編輯在發出簽約邀請后,不管是內投還是正常發書,作者都會收到編輯的超特號,從而建立聯繫進一步詳聊。

但在95%的情況,編輯都不會進行任何內容指導。

畢竟,他們每個人要對接成百上千位作者,連追讀手下一些比較看好的書的功夫都沒有,更別提指導了。

因此,所謂「簽約后的詳聊」,通常只是說一句「不錯」,最多再提幾點意見,而後就把作者交給合同部門起草文件了。

但今天,對這位叫阿木木的作者,那就是完全不一樣的。

【五行:你好,我是三組責編五行,準備簽下你的作品,但開始前我要先問一下。】

【五行:你是披着新馬甲的老作者嗎?】

【阿木木:不是。】

【阿木木:第一次寫書,萌新。】

【五行:呀,眾所周知,萌新是站在網文頂端的作者。(狗頭微笑)】

五行少見的在聊天時開了玩笑。

【阿木木:哦哦。】

額……回應好冷淡。

【五行:作為一個新人,能寫出《誅仙》這樣的作品,真的很不錯。】

五行本來想說真的很屌,屌炸了,但一個老責編的素養讓他沒有這樣說。

【阿木木:《誅仙》確實寫的很不錯。】

【五行:額。】

五行都是一愣,好傢夥。

要知道,一般的新作者和一些老油條,其實都有些摸不準自己寫的內容到底好不好的。

這叫阿木木的新人卻不帶謙虛,好像完全不意外《誅仙》的優秀。

【五行:還想問一下,你寫書不是玩票吧,不會太監吧?】

蘇木那是一愣,好傢夥,不愧是老編輯,一眼就看出了我玩票,會太監的本質。

【阿木木:不會不會。】

蘇木面不紅心不跳的回復。

五行看着彈窗的信息,也鬆了口氣,畢竟誅仙他也喜歡看。

要是寫一半高潮,太監了,他雖然因為一個責編的身份不會親自寄刀片,但他當時肯定會很想把作者的住址信息暴露出去,讓其他的書友去給寄刀片。

【五行:還有,方不方便透露一下你的職業。】

【阿木木:高精密原件運載軟件操控者。】

【五行:啊?】

【阿木木:專業玩手機的。】

這個也沒說錯,他的工作確實是天天玩手機,偶爾才要寫歌。

【五行:……】

【五行:那就是全職寫書?】

【阿木木:可以這麼說吧。】

【五行:那你投稿的時候看過我們這次徵文活動了吧?】

【阿木木:徵文,什麼徵文?】

【五行:……】

【五行:就是作家後台里發了的,一個專門針對仙俠品類的活動。】

【五行:你可以先去看看,然後我們再聊聊價格。】

【阿木木:啊,這麼麻煩呀,網上不是說我內投了,通過了,我就直接發書,你給我發個站短后,我安穩更新就行了嗎?】

【五行:那是一般的作者,你並不一般。】

【阿木木:不,我一般,我太一般了,就按正常流程走吧,我發書,你提簽,然後我更新就完事兒。】

【五行:…..】

這言語間,咋個有些我是萌新,他是老責編的感覺呢。

而只是想寫書出口氣,也不想着掙錢,只想趕緊更新,然後快進到寫死碧瑤的蘇木繼續打字。

【阿木木:謝謝你了,不需要什麼徵文的。】

【阿木木:我有些忙,只想直接發書,我現在可以發書了嗎?】

「……」

這言語間的催促結束對話,讓穩重的五行此刻目瞪口呆。

幾乎每個作者都知道編輯的時間有多緊,更是知道編輯手中,其實握著網站的各級推薦位和流量資源的,甚至是可以決定一本書的生死。

因此,對他們編輯。

作者們包括很多大神們,都是恨不得和他們能多說就多說,能套近乎就套近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