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利巴,有話直說吧。」

千尋不為所動,一臉平靜。

「嘖嘖,可真是無情啊,那好吧,大家都長話短說,我是來帶你走的。」

「走,去哪兒?」

「當然是你的父親,范馬勇次郎那裡。」

剎那間,千尋瞳孔猛地一縮,連忙拉開距離。

去勇次郎那裡?

只要他腦子還沒病,就知道這是個恐怖的漩渦。

如果說出世界上最危險的地方,排在首列的,一定是范馬勇次郎身邊。

本來一個月的時間,就已經很短了,結果那頭怪物,還打算繼續縮減!

「我不可能過去,死了這條心吧!」他語氣低沉地說。

「這就有點難辦啊,你父親可是特意拜託我的,他對擊敗死囚的事很感興趣。」

這話又使千尋臉色一沉,果然隱瞞不了多久。

讓勇次郎產生興趣,可不是一個好兆頭,對他而言,實在糟糕透頂。

當然,這只是千尋提前穿越,還沒來得及觀看,最新內容的緣故。

如果他看了漫畫最新連載的內容,就不是驚嚇,而是驚恐了!

恨不得連夜訂購飛機票,遠飛大西洋永遠不回來!

因為刃牙最新內容,主要講述醫院意外得到了一份,有關於勇次郎的身體報告。

發現對方睾酮值是常人十倍以上,被譽為超雄體的存在!

這導致最終後果,便是所有人,在勇次郎眼裡,皆是異性!

無論老爺爺老奶奶,亦或者健身運動員,還是橄欖球教練……

在他眼底之下,全部屬於妙齡少女!

注意是「妙齡」兩字!!

當一個實力極強的人,分不清男女性別時候,是一件極其可怕的事情!

冒險家,喬.威廉,48歲,就是一個活生生的慘案!

還記得那是16年前,一個大雪封山的夜晚。

一杯酒,一把火,兩個人……

本來千尋在正常人眼裡,就已經很不對勁了,如果在加上勇次郎的陰間濾鏡,後果可是很可怕的……

當然,這一切千尋都不清楚,他只是誤認為勇次郎要找麻煩而已。

「既然談不攏,那就必須打一架咯!」千尋緩緩攥緊拳頭。

精緻可愛的臉蛋,流露著自信笑容,好看的丹鳳眼微微眯成縫。

即使面對怪力無雙的奧利巴,依然勇敢無畏。

「哈哈,勇氣可嘉。」奧利巴大笑幾聲。

魁梧龐大的身軀,宛如一座高山擋在面前。

「我的肌肉可是連子彈都打不穿,我很好奇你能用什麼招式。」

看似提醒,實則嘲諷。

他可不是那些死囚,作為整座美洲大陸腕力最強之人。

即使五名死囚加起來,都不夠他一個人打。

千尋沒有說話,只是默默伸出拳頭,準備朝對方腹部打去。

奧利巴一臉無所謂,嘴角至始至終都掛著笑容。

然而,就當那白嫩小拳,快打在自己鋼鐵肌肉時,他臉色猛地大變,直接退後幾步。

千尋拳頭落空了!

「咦,你怎麼就躲開了?」

後者歪著小腦袋,語氣充滿了調侃意味。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小友,你不想知道犼的事情嗎?」老者顯形后見我仍舊不停步終於忍不住說道。

犼?

我慢悠悠回過頭去注視他。

老者與街上的老人沒什麼不同,並沒有那種世外高人的氣質。

「如果老夫沒有猜錯,孔子祥是……

《控魂》第七十七章扮豬吃老虎 方來再次來到武鬥道館,藤樹拿出精靈球放出精靈怪力出來對戰:「方寧,道館賽結束后幫我一個忙可好。」

方寧道:「好」

接著拿出精靈球放出美納斯,來對戰道館訓練家的精靈怪力:「美納斯,對著怪力使用水炮絕招攻擊。」

怪力用踏浪姿勢成功化解可水炮水炮絕招,衝上去對著美納斯直接使用收到攻擊,美納斯用了前面訓練的效果,用聽音辯位躲開了攻擊。

…………

「手刀!」

「美納斯,用鐵尾!」

對戰了幾個回合,美納斯將怪力給打敗了,騰樹把怪力收回精靈球里,拿出第二個精靈球:「出來吧,超力王!」

方寧也把美納斯收回精靈球里,拿出另一個精靈球放出超能力的沙奈朵,看著騰樹的怪力:「用十萬伏特!」

騰樹道:「哦!超能的呀!」

騰樹下達指令:「超力王,猛推。」

「念力!」方寧讓沙奈朵用念力絕招把超力王直接給控制住了,並直接摔了出去,後面的幾個回合也是一樣。

道館訓練家藤樹看到情況不妙,眼珠子轉動了幾下看著超力力:「超力王,對沙奈朵用集氣彈!」

方寧道:「沙奈朵,用能源球!」

能源球和集氣彈相互碰撞並抵消掉,它們兩個又相互對戰了幾個回合,沙奈朵完全佔據了徹底的優勢。

方寧道:「沙奈朵,幻象術!」

沙奈朵用絕招幻象術把道館訓練家藤樹的超力王,直接給徹底打敗了,他把超力王收回到了精靈球球里。

「給,這是武鬥徽章。」藤樹拿出徽章遞到了方寧的手裡,看著他提出自己讓他幫自己是什麼忙:「一會有新人訓練家過來領取精靈,你來吧。」

方寧有點懵:「啊!為什麼?」

騰樹拿出三個精靈球把裡面的精靈都放了出來,他對著方寧說道:「這三隻分別是火稚雞,木守宮,水躍魚。」

交代完一些注意事項后,看著方寧笑道:「我帶我的精靈去精靈治癒中心了,新人用的初選精靈就交給你了。」

「喂喂!」

藤樹已經跑遠了。

很快新人就來到了道館里,看著在道館里的方寧走了過來:「你好我是新人訓練家,過來領取我的第一隻精靈。」

方寧讓這個新人注意這三隻精靈,又告訴了這三個精靈得名字:「它們分別是,火稚雞、水躍魚和木守宮,你要從者三隻選一隻作為你的第一隻。」

沒過多久又來一個新人,看著方寧說著和前一個新人差不多的話,也是過來選自己的初選精靈,方寧又把前面的話,對著他又說了一遍。

有些意外的是,這個新人年齡有點大,是一個六十歲的老爺爺過來領取初選精靈,也是訓練家只要滿了十八歲,後面就沒有任何的限制了。

「我選木守宮!」

「我就水躍魚了。」

方寧拿出藤樹給自己精靈圖鑑和徽章收集盒給他們:「這是圖鑑和收集盒,做為精靈訓練家必要的道具。」

又把五個精靈球交給了這兩位新人訓練家。

這兩個訓練家走後的兩個小時左右,藤樹就回來可看著方寧:「謝了方寧,可是幫我解決了一個大忙。」

「那我走了。」

方寧離開后覺得有點好玩,自己居然也能幫新人,分配給他們精靈,這裡的道館訓練家還是這樣的工作,蠻有趣的。

。。。。。。。。。。。。。。。。。。。。。。。。。。。。。。。。。。。。。。。。。。,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這個時候,胡天從兜里拿出煙,點燃抽了起來。

周芷若笑着說道:「好了,事情解決了,我們走吧。」

「芷若,這塊翡翠給你。」

胡天說着,就把手裏的翡翠遞給了周芷若。

周芷若驚訝的說道:「胡天,你沒搞錯吧,這塊翡翠可是價值好幾百萬呀,你送給我了呀?」

「瞧你這話說的,這本來就是你花錢買的原石,我只不過是幫你開了一下。」

胡天笑着說道:「所以這塊翡翠,本來就是你的呀。」

說着,胡天就把那塊極品帝王綠的翡翠,放到了周芷若手裏。

周芷若點了點頭,也沒有拒絕,直接把翡翠放到了包包里。

她笑着說道:「謝謝你啊,讓我一下子賺了好幾百萬。」

「沒事的,我們之間就不用說謝了。」胡天笑着說道。

「好了,我們要不要繼續逛一逛?」周芷若笑着說道。

胡天說道:「小碧的新婚禮物還沒有着落呢,當然要繼續逛一逛呀。」

「我的倒是有着落了。」周芷若笑着說道。

「怎麼有着落了?」胡天問道。

「我打算把這塊翡翠修飾一下,做成兩塊鴛鴦玉的掛飾,送給小碧跟秋柔。」周芷若說道。

「不錯啊,你的這個想法很好。」胡天笑着說道。

「我再陪你逛一逛吧,畢竟你的禮物還沒有着落呢。」周芷若說道。

說完后,周芷若又笑着說道:「不過我們事先說好了啊,如果你看中了什麼禮物,由我來給你付錢,畢竟你今天讓我發了一筆財。」

「這個不太好吧,怎麼能讓你付錢呀。」胡天有些不太好意思的說道。

周芷若很堅持的說道:「必須由我給你付錢,就這麼說定了。」

「好吧,不過我得有看中的東西,不然你也給我付不了錢。」胡天笑着說道。

「是啊,我們再抓緊逛一逛吧,時候也不早了。」周芷若點了點頭說道。

胡天笑着說道:「可以呀。」

於是周芷若很主動的挽上了胡天的手,然後拉着胡天,繼續往古玩街里走了。

但是兩人沒走多遠,周芷若包里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周芷若把手機從包里拿出來一看,發現是家裏打來的。

「等一下,我接個電話。」周芷若笑着說道。

說完后,她就接通了電話。

說了幾句話,周芷若掛斷了電話。

她有些歉意的對胡天說道:「胡天,我家裏在佈置明天的婚禮現場,我得趕回去安排一下。」

「其實,這點事交給下面的人就可以了的。」胡天笑着說道。

「不太行,畢竟是小碧的婚禮,我這個做表姑的要上點心才行的。」周芷若笑着說道。

胡天點了點頭說道:「行,那你快點回去吧,我一個人轉一轉就行的。」

「那你看中了什麼東西跟我說,我給你付錢。」周芷若笑着說道。

「好。」胡天笑着說道。

其實胡天壓根就沒打算,讓周芷若給自己付錢的。

畢竟胡天感覺,用女人的錢,有點怪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