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顧知鳶疑惑地看向了宗政景曜,自己不知道呀。

宗政景曜眼神閃爍了一下,嘴角勾了起來:「前段時間,太后見過她,這些日子,她一直伺候在太后的身邊,不知道太後跟父皇說了什麼。」

「這樣啊。」顧知鳶尋了個舒服的位置靠在宗政景曜的懷中閉上了眼睛:「那我們大可不必去管了。」

「嗯,我會處理好。」宗政景曜將顧知鳶的長發纏繞在自己的手上:「你主要照顧好皇后,和你自己就可以了。」

「我覺得你看不起我。」頓時,顧知鳶瞥了一眼宗政景曜。

宗政景曜突然笑了起來:「怎麼會?瞎說。」

「畢竟,我的小鳶兒也是很厲害的,就比如剛才……」

「滾!」

顧知鳶的一張臉通紅,狠狠皺了皺眉頭瞪了一眼宗政景曜:「你再胡說八道,我就把你的腦袋擰下來。」

「不說了。」宗政景曜緊緊擁抱著顧知鳶:「睡覺吧。」

絨花殿。

翻雲覆雨之後,趙帝穿好了衣服,還是準備去看看皇后。

小端妃可憐楚楚的裹在了杯子裡面,伸手扯著趙帝的衣袍:「陛下這就要走么?」

「皇後身體抱恙,朕去看看她。」

「陛下……」

小端妃一副我見猶憐的模樣:「您是該日日陪著皇後娘娘的,她的心情好了,自然病也好了。」

「還是你乖巧懂事。」

「妾去鹽城多日,回來和與陛相處十分的少,妾也想陛下陪在妾身的身邊,可一想到娘娘,臣妾就覺得陛下應該多陪陪娘娘才是。」

這句話,是個人都聽的出來,小端妃有些惱怒了,有些吃醋了。

可趙帝不知道是聽出來了,裝作沒有聽出來還是怎麼樣,笑了起來說道:「還是你乖巧懂事,朕心十分高興,你好好休息吧,朕明日再來。」

語罷,趙帝還在小端妃的腰上掐了一把,這才離開。

看到趙帝的背影,小端妃狠狠咬了咬牙齒,一個病弱的老女人有什麼好!

她絕對不能讓趙帝離開,她也該得到榮寵了,以前和嘉貴妃平分秋色,現在嘉貴妃不在了,一切都是自己的!

趙帝的前腳還沒有出去,小端妃就捂著胸口尖叫了一聲:「哎呀,好疼,好疼。」

「怎麼了?」趙帝急忙轉身趕了回去:「什麼地方不舒服?」

「妾的心疼的厲害。」小端妃伸手捂著自己的心口說道。

「好端端的,怎麼會疼?」

「不知道。」小端妃柔柔弱弱的嘆了一口氣:「陛下,您還是去看看皇後娘娘吧,臣妾沒事,臣妾找太醫看看就是了。」

她一隻手捂著胸口,疼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小臉微微發白,倒是讓人多了几絲心疼的感覺。

「你身體不佳,朕怎麼可能一走了之。」

「陛下,可是皇後娘娘那邊……」

「這麼晚了,皇後娘娘應該已經睡下來吧。」趙帝柔聲說道:「一晚上不去,也沒關係的。」 葉天傾眉頭皺緊!

雲夢澤,吞天至尊也都皺起眉頭。

因為海無涯口中所講述的版本,這個可和他們知道的完全不同。

海無涯說是深海魔鯨王,屠殺修者。

可深海魔鯨王,說是海無涯將胖胖偷走,導致海底風暴席捲海洋。

這兩個完全不同的說辭,當真是讓人不知道該相信那個。

葉天傾皺眉看著他:「海無涯,你說是深海魔鯨王屠殺修者是吧,那我問你一件事可以嗎?」

「你想問什麼?」

海無涯道。

葉天傾直接抬起手來,周圍海水匯聚而來,在他的掌心形成一個水球,而後水球如同是泥塑般造型起來。

很快!

水球就被塑造出胖胖的模樣。

「海無涯,我問你……你是不是見過這個小獸,而且還將其誘拐出來了?」

葉天傾直接詢問,

轟,轟,轟!

海無涯臉色劇變,如遭雷擊。

他眼珠子陡然瞪圓,顯然是沒有想到葉天傾竟然會忽然將這東西凝聚出來。

「放屁,放屁……老子才沒見過這東西嗎,從來就沒有見過。」

「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

「我更沒有誘拐他。」

「我沒有,沒有!」

他瘋狂搖頭否認,但是他臉上的驚慌失措和慌亂,那是他自己想要掩蓋都無法掩蓋住的。

看著他如此心虛的模樣,

葉天傾立即就知道這海無涯的說法和深海魔鯨王的說法,自己應該相信後者,而不是海無涯。

九次課海無涯表現,明顯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做賊心虛。

「呵呵,海無涯你還想要遮掩那,看來……深海魔鯨王說的才是真的!」

葉天傾口中發出暴喝。

旋即他震聲大喊。

「大家都聽我說,我們在剛剛遇到深海魔鯨王了,深海魔鯨王說過……海底風暴,乃是因為海無涯,將鎮壓海底風暴的妖獸偷走了,這才導致的這場生靈塗炭。」

「而在三千年前……」

葉天傾扯著嗓子,將深海魔鯨王告訴他的事情,全部都原原本本的講述出來。

同時!

他也將海無涯答應效忠三千年,最後拐走胖胖的事情也說了出來。

轟,轟,轟!

海無涯滿臉煞白,如遭雷擊。

「真的假的,這都是真的嗎?」

「他說的有鼻子有眼,該不會真是這麼一回事吧?」

「我早就覺得奇怪了,深海魔鯨王脾氣好的很,經常救海上遇難修者,我這幾天都在奇怪……為何這次魔鯨王發狂,掀起海上風暴那。」

「我也覺得他說的有道理,深海魔鯨王幾萬年來……都對待修者很友好的。」

修者們在聽到葉天傾的話后,便是紛紛開口。

顯然!

深海魔鯨王這些年,的確是沒傷害過修者,否則也不會有這麼好的口碑和名聲。

海無涯怒吼著:「都給我閉嘴,你們不要被他欺騙了,他這擺明就是在蠱惑人心,那深海魔鯨王……終究只是畜生罷了,你們寧願相信一頭畜生的話,也都不相信我海無涯的話嗎?」

「而且,那深海魔鯨王無比強大,你們怎麼就能確定……這三個傢伙,他們不是被魔鯨王控制了的!」

「可能,深海魔鯨王控制他們,讓他們故意來放出假消息……目地就是要擊潰我們。」

海無涯聲嘶力竭的吼著。

然而!

此刻他的話,卻是沒有多少信服力。

大家還是比較相信和修者公平相處的深海魔鯨王。

「呵呵,海無涯……看來你不得人心啊,就你這樣的還想要成立無涯閣?」

「要我說你成立一個偽君子閣吧。」

「正好你這個偽君子,可以擔任閣主,」

葉天傾則是再開口,哈哈大笑著說道。

他的這番話,可真是如同一把刀子狠狠的扎進海無涯的心臟裡面,讓海無涯的臉色難看到極點了。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奸臣召喚系統最新章節、奸臣召喚系統情詩與海、奸臣召喚系統全文閱讀、奸臣召喚系統txt下載、奸臣召喚系統免費閱讀、奸臣召喚系統情詩與海

情詩與海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在武俠世界搞護膚、奸臣召喚系統、特級咒靈、噠宰先生、[綜漫]女主她美貌如瓜、

。 「多少錢。」蘇葉不想多做廢話,因為她此時看到了那躺在地上的小男孩,因失血過多,臉上已經出現了不正常的白,身子還瑟瑟發抖了起來。

「喲,你這姑娘不會還真的是想要把這小男孩給買回去吧,就算你想買那你也得有那個銀子是不是啊。不說十兩,恐怕是一兩你都拿不出來吧。」那婦人嘲笑的說道。

而旁邊同是人販子的幾個人,聞言也一起嘲笑的起鬨。

蘇葉並不想多做糾纏,皺著眉頭對那婦人說道:「你是說十兩銀子就可以把她買走,是吧?」

「沒錯,如果你能出十兩銀子我就讓你把這硬骨頭給買走。」那婦人笑了笑說道,一副看你怎麼拿得出十兩銀子的樣子看著蘇葉說道。

「賣身契拿來。」蘇葉拿出了十兩銀子,另一隻手對著那婦人伸出道。

看著蘇葉竟然真的拿得出了十兩銀子,那婦人瞬間就制止了自己的笑聲,一副不可置信的看著蘇葉。

這個看起來其貌不揚,身上還穿著縫補衣服的姑娘,竟然真的拿出了十兩銀子出來,而且眼睛都沒有眨一下的。

好像那十兩銀子對她來說,就不算是什麼銀子是的。

那婦人不是沒有看到蘇葉身後不遠處的馬車,可是她是怎麼都不會去聯想那馬車就是蘇葉的。

直到蘇葉上了馬車離開,她才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這一次好像是看走眼了。

「怎麼,你不是說十兩銀子就把他賣給我嗎,還是說你現在不想賣了。」蘇葉示意那婦人看了那小男孩一眼,聲音清冷的說道。

不知為何,那婦人從蘇葉的語氣中聽到了不高興,心中竟然會隨之一驚,瞬間她就是下意識的就把那小男孩的賣身契拿出來放到了蘇葉的手中。

拿到了賣身契,蘇葉也不僑情,把那十兩銀子往那婦人的懷中扔去,也不管那婦人能不能接住。

隨之就往那小男孩身邊走去,蹲下去伸出手就想要抱起那小男孩。

可是那小男孩在感受到有人觸摸自己的時候,渾身一抖,瞬間做出了防備的模樣。

見此蘇葉心中又是一揪,這才多大的孩子啊,到底是經歷了什麼,竟然會有這麼重的防備心,就算是已經重傷昏迷了,都不忘保護自己。

「乖,沒事了。我不是壞人你現在受傷了,我要帶你去療傷,我不會傷害你的,相信我。」因為小男孩的防備心很重,蘇葉不敢直接來強硬的。

只好細聲的一邊安慰,一邊用手輕輕的拍著那小男孩的背部。

那小男孩感受到有一股溫暖的善意包圍著自己,睜開那有些沉重的眼皮后,就看到了一個漂亮的姐姐正一臉擔心的看著自己,從那眼神中他看到了久違的溫柔,隨即他就因身體的不適陷入了昏迷之中。

蘇葉看著小男孩睜開眼睛看了自己一眼之後又閉上,心中不由的一急,這孩子不會挺不過去吧。

在感受到小男孩還有呼吸時,蘇葉才鬆了一口氣。隨即蘇葉就感受到了小男孩的身子逐漸放鬆,見此蘇葉不由的心中一喜,連忙把那小男孩抱起來。

這一次她果然成功的把小男孩抱在懷中了。。 修為問題一直是孟有房最難解決的問題。

他本人還好說,有著棍子,有著功德值,大不了拼一把還行,可有房不動產越來越大,那些相應的店員實力還是太低。

不說別的,店長一級的人物有的還不是仙人呢!

這樣怎麼搞?

從仙朝歸來他可是見識過了,金仙都多如狗,更不如說仙人了,沒成仙的,那就是垃圾雜草,連螻蟻都算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