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正是俺!」

楚風見狀后笑了笑,便策馬直奔後方的敵兵而去。

「將軍,不必擔心主公的安危,那久不曾出現的偏於十五萬大軍,已經在主公的劍下變得灰飛煙滅。」

「啥?」

典韋心驚之下,咧開的大嘴還沒等合上,又接著擴大了幾分。

……

這時的貂蟬用胳膊推了推懷中的雅美,口氣不善地說道:

「別跟我裝了,你已經早就醒了!」

雅美有些不好意思地睜開了眼睛,眨了眨,然後抬起了頭,沖著貂蟬笑了笑,說道:

「姐姐…..」

「哼!先別忙著叫姐姐,現在你們兩個跟我去辦一件事,辦好了在說也不遲。」

貂蟬說著便調轉了馬頭朝楚風追了過去,紅兒神情一怔,不明所以,既然也提到了她,也不敢不從,連忙跟了上去。

這時的楚風,看著一里之外的敵軍,正思索著該如何殺個痛快時,突然聽見身後傳來數騎的馬蹄聲,便連忙回頭看去。

正見到貂蟬帶著紅兒等人快馬追來,心中便以為對方是生怕他有些閃失,楚風帶著感動的笑容,正想著該如何勸說她們回去。

貂蟬也不言語,冷著臉下了馬,順便也將雅美抱了下來。

待走到楚風面前時,突然伸出右手朝其右側大腿根就是一掐,沒等楚風反應過來,緊接著便是一擰,那股痛勁讓楚風頓時臉色一變。

「該你們兩個了!」

貂蟬冷著臉朝紅兒她們說道。

紅兒和雅美面面相覷,在貂蟬的淫威之下,又不敢不從,也跟著上前又掐又擰,此時痛得楚風臉都要紫了,又不敢多言什麼,只能陪著笑臉。

貂蟬從始至終也不言語,只是感覺到心裏面好受了很多,便白了一眼楚風,然後翻身上馬揚長而去。

這時楚風正待苦笑不已的時候,跑出十幾米外的貂蟬突然說道:

「你以後戰場上給我小心點,雅美已經有了你的骨肉,我們可不想成為孤兒寡母。」

(書友若覺得還入法眼,請別忘記收藏本書)

(本章完) 獸皇城長街上廝殺聲回蕩,刀光劍影照耀虛空,馬鳴長嘶聲馭風而行,此時,楚帝已經折身返回,來到南宮曦等人面前,帶著她們向獸皇宮方向走去。

兵戈磕碰聲越來越遠,一行人身影消失在長街盡頭,約莫一個時辰,楚帝踏入獸皇宮內。

此刻。

偌大的獸皇宮,除了一千羽林軍將百官保護在群英殿內,其他地方已被鮮血染紅,屍體將白玉地板覆蓋,刀槍劍戟,各種器械橫列,一簇簇火苗在地面上跳動。

輕風吹徐而過,繚繞的煙霧遠去,楚帝瞳眸收縮,心中悲憤不已,獸皇城之危已經平安渡過,可這一戰卻給將整座城池摧毀,再也找不到往昔的巍峨雄偉的樣子。

斷壁殘桓,廢墟遍地,百姓更是撤的撤,逃的逃,楚帝心裡非常清楚,想要讓獸皇城恢復往昔的繁榮,怕是需要一段時日才可以。

群英殿外。

羽林軍發現楚帝返回,紛紛執兵戈,跪地施禮,恭迎楚帝回宮,雄渾聲激蕩傳開,殿門咯吱一聲傳開,以姜尚,房玄齡為首的百官疾步行風上前,臉上惶恐之色消失,取而代之是濃郁的自責。

百官上前施禮,揚聲讓楚帝降罪,看著面前跪地的百官,楚帝移步上前,抬手將他們扶起。

「獸皇城遭此戰火,非眾愛卿之過,敵酋來襲,爾等死守城池,非但無過,反而有功!」

「眼下獸皇城百業待興,眾愛卿必須馬上各司其職,助朕完成獸皇城的修築!」

楚帝並未降罪於百官,反之言語中表露出讚許之意,這讓百官誠惶誠恐,皆是叩拜施禮。

少時。

楚帝下令姜尚,房玄齡帶領百官先行返回府邸,同時命五百羽林軍護送沿途護送他們。

…………..

入夜。

獸皇城內火把之光涌動,不時有兵戈撞擊聲響起,來得快去的也快,此時獸皇宮內,小桂子已經組織內侍開始清洗皇宮。

楚帝從凝香宮內走出,長吁一聲,昏暗燈光照耀下,臉頰上露出一抹疲憊,從黃昏到現在,最忙的應該就是楚帝。

返回皇宮后第一件事就是救治寒冰落,血靈子一擊將她體內經脈徹底摧毀,如果沒有楚帝不死本源的及時保護,怕是大羅神仙也不可能將她救活。

楚帝率先用不死本源養護寒冰落的身體,緊接著前往凝香宮查看眾女和楚塵,楚嫣的情況。

直到此刻,楚帝才知道韓芷韻和寒冰落兩女前不久,剛剛為他生下一兒一女,當楚帝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心中激動不已,再一想到寒冰落差點香消玉殞,眸子里不自覺的射出一抹殺意。

「陛下,諸位將軍在宮門口求見!」

小桂子出現在楚帝身旁躬身施禮,「看來城內大戰已經落幕,傳令諸位將軍前往御書房。」

楚帝出言說道,拂袖轉身,踏夜色向御書房走去,諸將入宮來,楚帝知道城內廝殺已經結束,但這只是開端而已。

噬天帝國會不會善罷甘休,楚帝並不知道,但是楚帝卻要趁機用兵,利用白虎傳回來的消息,到時順藤摸瓜,兵入噬天帝國皇城。

一路前行到御書房,楚帝舉目遠眺,往昔入夜之後,獸皇城燈火闌珊,今夜卻寂靜無比,萬家燈火全部熄滅,因為一場戰火讓他們流離失所,有家不能回,楚帝黯然神傷。

不一會兒。

楚帝出現在御書房外,殿外小桂子已經下令內侍清理過,一切恢復如初,看不到一絲血祭。就在此時,遠處廣場上,諸將身披戎裝,手握闊劍,大步流星的走來。

見狀,楚帝推開殿門進入,起身上前落座在上首位置等候諸將到來。

呂布,趙雲,薛仁貴,衛青,黃天化,李元霸眾將入殿,稟拳施禮,楚帝目光從他們身上劃過,諸將血染戰甲,完全不修邊幅,臉頰上布滿已經乾涸的血漬。

顯然,他們剛剛結束廝殺,就進入宮中彙報戰況,楚帝將目光收回,抬手示意諸將落座。

「奉先,城內戰況如何了!」

「回陛下,除了敵軍統帥刑凌天一人重傷而逃,其他敵軍盡數被誅,大戰已經落幕,三軍將士正在打掃戰場!」

「很好,諸將此番返回及時,才讓獸皇城沒有毀於一旦!」

「奉先,子龍,衛青,朕有一事不明,爾等是如何得知獸皇城陷入危局?」

楚帝道出心中疑惑,呂布隨李靖遠去拜月帝國,趙雲身處玄天城內,衛青更是帶兵深入古羅馬帝國,他們距離獸皇城數千里之外,怎麼會得知城中情況?

「回陛下,是暗衛將消息傳來,我等接到皇後娘娘的親筆書信,同時有房大人的書信。」

呂布,趙雲,衛青三人紛紛從靈戒內取出南宮曦的親筆書信,抬手遞給小桂子,楚帝看著面前木案上的信件,輕輕頷首,心底里對南宮曦充滿愧疚。

「諸將晝夜兼程趕回,又廝殺整整一天,都早些回去修養,明日清晨入宮,與朕一起商榷征討噬天帝國之事。」

獸皇城遭遇變故,三軍將士疲累不已,尤其是鎮守獸皇城的兵將,他們沒日沒夜的與敵軍對峙,擔驚受怕,浴血殺敵,楚帝覺得是時候讓他們好好休息下。

至於,征討噬天帝國之事,一時半會不能著急,白虎尾隨血盟九老尚未返回,現在還不能確定噬天帝國皇城是否就是戰王城。

戰將休養生息,百官一樣需要穩定下心神,剛才在群英殿外,楚帝能夠看出,除了姜尚,房玄齡,狄仁傑外,其他官員已經被嚇得魂不守舍。

眾將起身退出御書房,楚帝隻身一人端坐,陷入沉思中,突然側目開口道:「小桂子,天下第一庄沈大人何在?」

「回陛下,沈大人尚不在獸皇城內,第一庄的事宜由他手下之人管理,陛下如有需要,奴才這就派人前去通傳。」

「傳朕令,命天下第一庄開始準備十萬軍的糧草輜重,另外以最快速度運送糧草入城,供城內大軍使用。」

「奴才這就去辦!」

小桂子折身退出,楚帝心神一動,系統超市中出現一本書籍,陳列在他面前,抬手翻開,凝神開始瀏覽。

「瓮城?」

「可攻可受,獸皇城重新修築,就建成瓮城!」楚帝凝視著面前的圖紙,口中喃喃自語的說道。【王宗弼政變】

11月7日,王宗衍抵達成都,文武百官與諸嬪妃、宮女全部出城列隊迎接。王宗衍命諸嬪妃環繞著自己,擺著隊列走回皇宮,一會兒排成「S」形,一會兒排成「B」形(帝雜宮人作回鶻隊以入)。

11月8日,王宗衍駕臨文明殿,召集文武百官,商議退敵之策。文武百官面面相覷,保持

《五代十國往事》第317章王宗弼政變 「好。」顧蒼然笑了起來:「好容易見到你,不提這些了。」

「來,吃菜。」顧蒼然笑著給顧知鳶夾菜,他的手突然抖了一下,眉頭緊緊的擰在了一起。

「哥,你怎麼了?」顧知鳶一看,擔憂的問道,這個時候,醫療系統突然被激活了,裡面出現了腎上腺皮質激素還有一些膏藥。

是風濕!

當下,顧知鳶的心中便有了打算。

看到顧知鳶略帶擔憂的模樣,顧蒼然微微笑了笑,輕聲說道:「不礙事的,時間久了,我都習慣了。」

顧知鳶沒有說話,眼中是滿滿的擔憂。

對視上顧知鳶的目光,顧蒼然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說道:「我常年在外面行軍打仗,有些小毛病,也是理所當然的,你不要過於擔心了,哥哥沒事。」

顧知鳶嘆了一口氣,這樣輕描淡寫的話,雖然是很簡單,但是顧知鳶明白,到底有多麼的辛苦,她沒有追問,心中已經決定了,要偷偷的給自己的哥哥治病了。

「哥哥,你好不容易回來,不如就在王府裡面住一段日子吧。」顧知鳶說,他留下來了,自己才有照顧他的機會。

「好。」顧蒼然也沒有拒絕,他的目的是看看顧知鳶在王府之中到底過得好不好。

吃過午飯之後,顧知鳶便安排了房間給顧蒼然休息。

確定顧蒼然真的睡著了之後,顧知鳶偷偷溜了進去,她的手中握著一個針筒,裡面是腎上腺皮質激素。

她輕手輕腳的靠近顧蒼然,想要將這葯注射到他的身體裡面。

她的動作非常的輕,生怕驚醒了顧蒼然,到時候自己怎麼都解釋不清楚了。

好不容易走到了床前,顧知鳶緩緩舉起了手,就在這個時候,顧蒼然突然動了一下,嚇得顧知鳶立刻將針劑藏到了自己的身後,她的手心裏面都急出了汗水,思量著,自己找一個什麼借口比較合適。

然而顧蒼然只是輕輕翻了一下,並未醒來,顧知鳶輕輕的吐了一口氣,還好,是虛驚一場。

就在她再次準備動手的時候,顧蒼然突然睜開了眼睛,盯著顧知鳶,嚇得顧知鳶立刻後退了一步。

「知鳶?」

顧蒼然坐了起來,一臉疑惑的盯著顧知鳶,眉頭輕輕皺了皺:「你怎麼在這裡?」

「我來看看哥哥休息的怎麼樣?可還習慣。」顧知鳶連忙將針筒收了起來,臉上帶著自然的笑容,心中暗想,還好自己早就準備好了一套說辭了。

顧知鳶眼睛輕輕一瞥,看到顧蒼然的手心拿著一把小巧的匕首。

天哪,自己差點就被……

想來也是,顧蒼然這樣的少將,本來就比常人要機警的多,她還敢偷偷潛入,只怕是她剛靠近的時候,就被顧蒼然給發現了,只不過顧蒼然想要看看到底是誰,要做什麼罷了。

還好!

「我休息的很好,你不必擔心。」顧蒼然上下打量了一眼顧知鳶笑了起來說道:「你也快快回去休息一下吧。」 秦楓沒有去觀看靈界比武,而是呆在密室里,消化融合而成的新靈體,越發熟悉掌控。

這一次的靈界比武沒有太過出彩之處,沒有驚人的天驕出現,耗時半個月,團體賽與個人賽便全部結束了。

之後,便是等待升仙令的下發。

天罡雷聖卻是在這時來到春城找秦楓,二人在密室中詳聊。

天罡雷聖沒有賣關子,很快便是說明了來意:「楓兒,九重天上傳來消息,這次將下發16枚升仙令。另外,九重天傳出命令,只允許三名靈聖逗留靈界,作為保護之力,剩餘的靈聖都要在一個月內飛升九重天。

經過商量,我與影凰聖尊、天青聖尊將前往九重天,留下越空聖者、寒楓聖者以及炎輪天聖,之後若是有人再突破至靈聖,便必須有一人去往九重天,靈界最多只得逗留三位靈聖。」

聽得後面的話語,秦楓不由一怔,眉頭微蹙,問道:「怎麼回事?為何會命令靈聖上去?往昔不會幹涉靈聖的去留吧?」

天罡雷聖微微一嘆,道:「具體情況本聖也不是特別清楚,負責聯絡的聖使也不願多透露此事。

聖使便是負責與靈界聯絡並下發升仙令之人,聽說來自九重天上一個名為天道院的勢力。聖使每隔五千年左右便會更換一人,而近五千年裏與本聖聯繫的名為石屹,號屹峰聖者,似乎擁有垚靈體,修為遠超本聖,應當是名中級靈聖。

不管本聖如何追問,聖使始終不願多說,沒能問出什麼,只知道這是九重天上大人物們的決定,恐怕與魔族相關。」

聽着天罡雷聖的話語,秦楓的眉頭越皺越深。

由於金神王的記憶,他對於九重天知曉不少。

九重天分為九重,飛升上去后先抵達第一重天,那是九重天的基礎,是九重天裏面積最大的一重,居住的修者也最多,靈氣與元素濃度比之靈界高了數倍,有點類似升級版的聖靈大陸。

在那裏同樣有着諸多勢力分佈,而天道院則是九重天高層共同創建的學院,供第一重天裏千歲以下者進入學習、修鍊,同時從靈界上去之人也會先到天道院修鍊。

靈界修者成聖,大多會飛升九重天,但也有些人會選擇留下,對此,九重天不會幹涉,之前也從沒幹涉過,卻沒想到現在竟是傳下如此命令,只留三人,其餘盡數前往九重天。

「這是要吸納更多的人才到九重天嗎?莫非有了魔族入侵的消息,提前招人上去培養?」秦楓暗忖,沒有太多頭緒。

他知道靈界對於神族而言頗為重要,是根本,不會捨棄,但與魔族的鬥爭,九重天才是重點,特別是巔峰之戰,都在第九重天之上。

若是真的涉及到魔族,召喚靈聖上去,加以培養,不無道理。

能在靈界成聖者,去了九重天將如魚得水,有極大希望成神。

而靈神在神魔大戰中是中堅力量,每多一個,便多一分實力。

當然,真正影響戰局的還是巔峰戰力——神王,而靈界成聖者則有希望一步步達到巔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