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可笑,就憑你一個人向爬到五色神山最頂部?太可笑了,沒有我們你連聖克魯德大教堂都到不了。」

沈鴻的離開讓眾人覺得沒有什麼,特別對於古斯特這種進入五色神山好幾次的人來說,沈鴻的這一行為五一是愚蠢又可笑的。五色神山為什麼會給十個名額?那是因為一個人根本闖不過所有難關到達山頂。

「休息好了嗎?」古斯特看著阿加沙問道。

「可以了,我們走吧。」阿加沙站起身來朝洞外走去。

走出洞口,外面的世界已經大不一樣,崎嶇的道路已經變得相當憑證,被遠古異獸破壞的樹林也已經完好如初。

「這……這五色神山也太神奇了,被破壞成那樣的森林竟然在短時間內回復的完好如初。」

「咦?」精靈族的高手忽然指著前面一個熟悉的身影說道。「前面那個不是沈鴻嗎。」

「是又如何?他現在已經不是我們小隊的了。」古斯特撇了撇嘴。

前面的「沈鴻」嘶吼聽到了後邊的聲音,他扭過頭髮現是古斯特他們后驚喜的跑了過來。

「太好了,我終於找到你們了。」「沈鴻」說道。

古斯特一臉詫異的看著他。不知道他又想幹什麼。

「古斯特,我覺得你說的是對的。沒有你們我果然不能連聖克魯德大教堂都走不到。自從從山洞裡出來后,我救朝著大教堂的方向走去,可是無論我怎麼走,始終回到原點。」假沈鴻說道。

「看來我果然需要你們。」假沈鴻說完想要給古斯特一個大大的擁抱,卻被古斯特給拒絕了。

「咳咳,你知道離開我們是錯誤的選擇了?」古斯特還是有點不敢相信,畢竟才離開不到十分鐘,沈鴻的態度怎麼變化的這麼快?

「你不相信我?」看著古斯特的表情,沈鴻疑惑地問道。「我是真的認識到了我的錯誤。」

「如果你真的認識到了錯誤,你就應該按照神族的建議,向我道歉然後戴上神族的東西把自己的力量封印起來。」阿加沙厲聲說道。

假沈鴻看了看阿加沙,又看了看神族高手手裡那明晃晃的鏈子,當即同同意。

「沒有問題,我願意。」說完,假沈鴻向阿加沙鞠了一躬,說:「對不起,我不應該偷襲你。」

說完后假沈鴻主動走到神族高手面前。

神族高手有點發懵,但還是用那鐵鏈把沈鴻捆住暫時封印了沈鴻的靈力。

經歷了這短暫的小插曲后,眾人又繼續向聖克魯德教堂走去。位於半山腰的聖克魯德的大教堂依然屹立在那裡,展覽的天空也完美的配合這潔白的穹頂。

七星馬陸的敗逃讓聖克魯德教堂覺得已經米有任何的阻礙能夠攔住這群人的,古斯特一行人的行程非常順利。

很快,他們來到聖克魯德教堂腳下。

「沒想到聖克魯德大教堂居然這麼雄偉。」看著那扇將近十米高的木製大門,即使是巨人族的三個高手也心生一種渺小的感覺。

推開厚重的大門,眾人進入教堂的內部。和一般的教堂無二,教堂里是一個寬闊的大廳,裡面擺放著好幾排的長於i,大殿的正前方則是乙方講台,那是墓室禱告的地方。

「咦?不是說裡面有寶藏嗎?寶藏呢?」剛鐸看著這一排排陳設簡單的傢具,不滿的看著古斯特。

古斯特打開大門的一瞬間愣住了,他也不知道教堂內部究竟是什麼樣子,關於聖克魯德大教堂的所有東西都是凱撒告訴他的,他自己本人雖然進入過多次五色神山,但是·一次教堂都沒有遇到過。

看著眾人疑惑的眼神,古斯特趕忙穩住自己。

「這……畢竟教堂嘛,裡面有這些東西很正常的。畢竟教堂是用來做禱告的,沒有椅子難道還讓人站著禱告嗎?神族的朋友你說對吧。」古斯特趕忙看著神族的高手。

神族高手明顯一愣,對於教堂里的陳設他倒是不驚訝,因為神族有不少這樣的東西,神族畢竟是靠信仰而生存的,教堂就是他們神力最主要的來源。

「啊這!是這樣的,我們神族的教堂也都是這樣設置的。」

古斯特鬆了一口氣,「可能寶藏被藏在教堂的其他地方吧,畢竟是絕品的珍寶嘛,怎麼可能這麼容易被我們找到。」

眾人想了一下,覺得古斯特說的有點道理,如果稀有寶藏這麼容易被自己找到,他們可能懷疑一下這是不是真的。

在古斯特的提議下,眾人開始分開尋找寶藏的位置。

吱呀一聲,們打開了,一個身穿黑色天鵝絨長袍的牧師從後邊走了出來。 吾眼如淵,吞神碎心。

吾心似劍,披荊斬棘。

這是後世對此一戰做出的評價。

當然還有很多更好的吟遊詩詞,也曾在無盡時間長河中湧現。

無疑,斬心之戰註定成為人類史上轉折性的一筆、同時被普遍認為今後亂世的前奏。

滅世奴魔庇臨時前,不是沒想過要開啟本源力量,去和眼前從來都認為渺小、卑賤的人類同歸於盡。

可最終還是沒能下定決心。

施加心魔者,最終還是被心中魔障阻礙,導致失去反殺機會。

當然他直到意識徹底消失前都不敢相信,人類竟真得能斬斷天賦魔法束縛、並在寥寥無任何煙火氣息的一劍中,將足以碾壓普通人的存在斬殺。

冷眼看着滅世奴脖子被砍斷一半、不出意外地倒在地上。

直到生命力逐漸流逝殆盡、眼神變得空洞無神,李子傑才精疲力盡地半跪下身子,倚劍喘息。

戰鬥過後不能立刻放鬆。

人類想起師父曾教導過他的經驗,強制打起精神,調息著身體狀況。

既然最大威脅已經剷除,那就該開始繼承深淵魔眼的儀式了罷。

擊殺讓神眷者們都感到難纏的滅世奴,並不會讓看淡一切的李子傑產生太多成就感。

充其量,是心中大喊一句終於戰勝了棘手敵人——如此平常感嘆。

不過令他有些疑惑的是,為何滅世奴魔庇與自己戰鬥了這麼久,外面都還沒進來一隻智慧種族或魔物?

難道說是滅世奴命令它們等在外面么。

算了,不必多想。

即使外邊有埋伏,等到自己繼承深淵魔眼也能以一力破之!

想到這兒,李子傑便撐著體力損耗巨大的身體、來到連續兩次都差點被毀的祭壇前。

接下來,就是將祭品獻上了。

人類抬起左手,只是略微盯着這掌心看了眼,便作勢要朝眼眶抓去——

「很不錯。」

有道聲音突兀從他身後響起。

嗯?

黑袍人瞬間停下動作,做好戒備姿態觀察著四周。

明明周圍沒任何身影、在轉身前那門口無一人進出。

為何此時會突兀出現第二個聲音?

「不必緊張,若是余沒猜錯,你就是李子傑吧。」

同樣是一襲黑袍,佇立在李子傑面前一根高大石柱上。

但與他身上穿着的黑袍有所不同。

那似乎被刻意束縛的長袍下,好像蘊藏着一股極為強大、神聖的力量。

此人即使是簡單看上一眼,都感覺是天生星河之主降世,威嚴不可侵犯。

不過第一感覺倒不至於讓李子傑失去警惕心。

只聽對面突然出現在此地之人,微微招受、將李子傑腰間長劍憑空攝取,乖巧地飛到其面前。

「你這是何意、嗯,大魔法師轉世!」

稍微聯想便能推測出對方身份。

雖然出乎意料、仔細一想卻在情理之中。

畢竟格拉蒂絲說過,獵魔協會是根據大魔法師轉世給出的情報、才會動員如此大規模地來到六連諸峰。

雖說對方很久沒有現身,並不代表大魔法師轉世沒關注過此地。

「你倒是認得余身份。一年前承蒙你照顧,所以余便送你個小禮物,就當是報答當年恩情吧。」

李子傑忽然想起去年克托縣那一幕幕,心中不由哂笑。

沒想到連自己都沒放在心上的事情,竟是被對方那等大人物念念不忘。

旋即出現的景象,讓見慣了大風大浪的普通人心中大為驚奇。

只見大魔法師轉世原本受到束縛的黑袍忽然膨脹開,其下難以掩蓋地出現縷縷晶藍色流光。

那是何等的光芒!

李子傑甚至感覺若是能獲得其中一縷,便能讓地下空間不再陰沉。

星鑽!

回憶起師父曾感慨過的話,唯有矮人國特產的星鑽,才能散發出如此聖潔光芒!

帶着面具的大魔法師轉世,沒理會李子傑臉上細微表情變化。

見他忽然抬起左臂,將藏在黑袍下的複雜結構法袍露出一角,隨後有柔和撕裂聲傳出。

一塊面料不大的晶藍色【布料】,從法袍內分離出、悠然飄向那柄嘗過滅世奴鮮血的長劍。

李子傑猜出對方是想幹什麼了。

那分明就是星鑽放材料,很快便輔著在長劍上、被大魔法師轉世以天賦魔法變形、契合。

直到覆蓋滿整個劍身,再被一股無形熱浪鍛鑄。

李子傑想不到對方為何會突然這種方式,來加強自己手中的武器。

要知道如今別說是星鑽,就是低純度黑耀都有價無市、根本就是武者們可遇不可求的瑰寶。

如今大魔法師轉世竟出乎意料地降臨在自己面前,還拿出星鑽材料來加強武器,讓李子傑如何能不感到驚訝?

「嗯,此劍就名為【斬心(星)】吧。畢竟連余的星鑽法袍都為此被斬去了一塊。」

那柄刻有斬心二字的長劍,回到李子傑手中。

重量等明明沒多少變化,可肉眼可見的鋒芒刺得他眼睛生疼。

若不是礙於如今所在的場地與面對的人物,李子傑甚至都忍不住想要去試試此劍鋒芒的想法。

「余將一片星鑽材料熔鑄到此劍表面。除非是高純度黑耀程度以上的武器,此【斬心】能輕易切開世間一切枷鎖束縛。」

大魔法師轉世隨意揮手,有股神秘力量出現在李子傑體內。

「別動,不然很容易失敗。」

那是比魔葯還高效的治癒力量,在李子傑體內生生不息地流動。

待到身上所有傷勢等都癒合后,那股力量才漸漸消失:「余本打算直接將此恢復力賜予你。但還是認為這反而會阻礙你斬心之路,所以也就在祭獻魔眼神廟祭品前,幫你稍微恢復一些。免得你還沒繼承鎮魔器就倒在此地。」

李子傑不知該如何感謝這位忽然出現的大人,此時早已將對方默認為值得尊敬之人。

「去吧,深淵魔眼之力由你繼承,余也能安心了。至於外邊戰場上情況,余會親自去保證他們的安全。」

大魔法師轉世話音未落,身影再度消失不見。

若是對方有意要攻擊自己,怕是能神不知鬼不覺地就索取他數十條命吧。

他無奈地搖搖頭,將被命名為【斬心】的劍刃收回腰間,走到正對着魔眼神廟的祭壇上。

開始吧!

轟隆隆!

整座六連諸峰被中心山峰內宛若火山爆發的力道震動。

要是人們能看見魔力,就會發現原本匯聚到六連諸峰範圍內的大量魔力,無一不被牽引至中心處的鎮魔峰。

連戰場上都出現一道極為強橫、充滿恐懼與災厄氣息的魔力,不受控制地飛速朝鎮魔峰涌去。

於東水站在鎮魔峰外側,知曉那是深淵魔眼繼承時引起的天地震動,便放心地前往鎮魔峰山頂。

布魯斯特被順利安葬在化作廢墟的鎮魔峰山頂,來此的目的也差不多了解了罷。

當他回到拿出秘境外時,忽然眉頭皺起、朝周圍厲聲呵斥道:

「不必躲著余了!早在余進入六連諸峰時,就察覺到了你們的存在,快快現身!」

夾雜着魔力的聲音從魔術王口中擴散開。

不多時真有兩個匆忙閃出掩體的身影,來到大魔法師轉世面前。

「拜見吾主之主!我等真不是要刻意躲著您,是吾主有過吩咐,不許在其他人面前現身!」

兩道身影皆不是人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