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什麼?你這個混賬東西!」

「不要生氣!」周三福冷冷一笑,「想救她們就馬上趕過來!」

「你給我等著!」說完,李庶掛斷了電話。

而此刻,二樓奶茶店上面的李庶,神色瞬間由暴怒轉變為愜意。

透過此時李庶的視角,洪蓮左手被打斷的過程盡收眼底。

「你還不過去啊?」

見李庶通完電話之後,也依舊沒有絲毫要走的意思。

侯子方都開始忍不住好奇的問了起來。

「急什麼?」李庶拿起奶茶,又喝了一口,「洪蓮不是還有一隻手嘛!」

「有意思!有意思!哈哈哈哈!」

根本不需要自己出手,就能狠狠的教訓一頓洪蓮母女。

李庶這一招簡直是堪稱「神來之筆」!

此刻,就連一向自負的侯子方,都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很快,又是半小時過去了!

周三福依舊沒有看見李庶的身影,這可把周三福氣壞了。

「賤人,你現在應該埋怨一番你的母親。」

「因為,她沒有給你生出三隻手。」

「不然的話,你接下來也不會沒手可用。」

隨着周三福一聲令下,身後的兩名保鏢快速衝出。

將已經斷了一隻手的洪蓮另外一隻手,強行按在了桌子上。

「唔唔唔!唔唔唔!」

作為一名女流之輩,洪蓮此刻縱使知道李庶的詭計。

但是,已經被氣炸了的周三福,根本不會聽從她的話。

洪蓮的嘴依舊被繃帶死死的封住。

她即便是想說也說不出口,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右手按在周三福棍下。

「周先生,我求求你了,不要再打我的女兒了!」

已經幾乎折了半條命的洪梅,此刻實在是看不下去了。

那畢竟是自己的親生女兒。

她鼓足了勇氣擋在周三福的面前,苦苦哀求道。

「看樣子,我剛才下手還不夠狠!」

既然洪梅站了出來,周三福反正是無所謂。

只見周三福眼神一瞪,兩名保鏢快速將洪梅一隻手按在自己棍下。

當然了,如果不能讓李庶知道這件事兒,那將毫無意義。

很快,周三福再一次撥通了李庶的電話。

「小子,你已經耗光了我的耐性。」

隨着電話被接通,周三福早已高舉長棍。

「周三福,我警告你不要傷害洪梅與洪蓮,要不然我……」

嘭!

李庶的話依舊還沒有說完,就被一聲巨響再一次打斷。

「啊!!」

伴隨着洪梅一聲痛苦的尖叫聲響徹整個大廳。

即便周三福什麼都不說,李庶也能聽明白。

「不好意思了,你最敬重的女人洪梅,右手再也不能抓筷子了!」

在沉寂了片刻之後,周三福挑釁意味兒十足的說道。

「周三福!!」

如同周三福所預料的那樣,李庶當場氣炸。

電話中,更是傳來了李庶撕裂的怒喝聲。

「叫!繼續給我叫!」

「你要是再不過來,我就挖掉這兩個女人的心。」

「到那個時候,你就會變成一隻喪家犬。」

說完之後,周三福「啪」的一聲,將洪蓮的手機砸向了地板。

頃刻間,手機碎成了好幾塊兒。

這也就意味着,只要李庶一刻不到,周三福會繼續折磨洪梅與洪蓮。

如果李庶依舊不出現,周三福不介意讓二人從此消失。

「掛斷了!」

而此時的李庶,手中的奶茶也終於是喝到了底。

他放下奶茶瓶子之後,順便又探出頭看向正對面。

如同他所料,周三福的怒火已經徹底被引燃。

「你是真的打算看着周三福殺掉那兩個女人?」

侯子方喝了一半的奶茶,被他工整的放在了桌子上。

甜食對於修鍊者意義不大,所以侯子方並不打算喝光。

不過,對於李庶接下來的行動,侯子方還是很好奇的。

「嘿嘿!」

然而,李庶卻依舊賣了一個關子。

他微微一笑之後,重新拿起了手機。

撥通了一個人的電話。

叮!

在通完電話之後,李庶的手機突然收到了一條短訊。

「李庶,你千萬不要過來,要不然你會被打死的。」

是一條來自丈母娘洪英的短訊。

這可把李庶高興壞了!

這應該是丈母娘,第一次自發的對自己發出了關心吧!

「你這個丈母娘,也開始關心起你小子來了?」

侯子方瞥了一眼,都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曾經說過,洪梅與洪蓮的出現,或許不是一件壞事兒。」

李庶的嘴角,快速露出了一抹笑意來。

因為自己的這一句話,現在得到了印證。

這一刻,李庶終於站了起來。

「你現在過去?」侯子方問道。

「也該是時候結束這一場紛爭了!」

李庶點了點頭之後,快速走下了樓。

正當侯子方也準備下樓,不料卻是被奶茶店工作人員攔了下來。

「先生,你們還沒有買單呢!」店員拉着侯子方的手,提醒道。

「什麼?那個混蛋沒有買單?」

侯子方恨得直咬牙,但無奈還是支付了四十塊錢。

而此刻,一凡地產公司內!

門口被一名保鏢堵住,任何人都不得進入。

公司內,周三福因為找不到李庶,這心中的怒火就得撒到別人身上。

「賤人,既然李庶那個傢伙不敢來。」

「那我就讓他一輩子都在愧疚中度過。」

「誰讓你們二人,是李庶最敬重的人呢?」

隨着周三福一聲令下,洪梅的左手再一次被按在了周三福棍下。

只要李庶不來,周三福是不會停下來的。

「周……周先生,我求求你了,不要再打了!」

洪梅猛然看去洪英、以及其他公司職員。

竟然沒有一人願意幫自己出頭。

甚至,連自己的老父親,此時也是閉口不言。

一小時前,還是一副春風得意模樣的洪梅。

此刻,卻是狼狽不堪!

頭被打爆不說,現在更是斷了一隻手。

至於洪蓮,現在已經處於幾乎絕望的狀態。

她的嘴被封死,身體更是被人強行按在桌上。

稍微一動,便是拳打腳踢。

她怎麼都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會在不知不覺當中被李庶擺了一道。

「你說不打,我就不打?」

當下,周三福再一次高舉長棍。

啪!

現場,再度傳來一聲巨響。

。 聽完葉守業的講述,原本李若薇臉上的笑容慢慢消失了。

「叔叔,你請回吧,這件事情我幫不了你。」李若薇的態度有些冷淡。

葉守業不由得一愣。

這是為什麼?自己哪方面得罪了這個女孩?

李若薇說道:「叔叔,如果您是因為感情,想要認回葉寒這個兒子,我可以幫您。但是如果您還是這種態度,用所謂的利益來讓我幫忙,那很對不起,我做不到。」

李若薇的話,讓葉守業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但她沒有就此罷休,而是繼續說道:「不是所有人都是為了利益活着。我希望葉寒有一群愛他的家人,而不是別的目的的家人。葉家也許很強,但我相信,以葉寒的能力,早晚能打造出來一個比葉家更強的家族,這隻不過時間問題而已。」

李若薇的這一番話,讓葉守業半晌說不出話來。

過了好一會兒,葉守業才深深吸了口氣,真誠的道:「對不起,孩子。是我錯了,說錯了話。」

看到葉守業充滿歉意的眼神,李若薇頓時心軟了。

眼前的男人可是堂堂葉家家主,是跺一跺腳,整個華夏都要顫抖幾下的存在。

這樣的大人物面對自己卻是如此示弱,李若薇看得出來,他是真的在乎葉寒,否則的話,憑她李若薇,根本沒資格讓這樣的人物開口道歉。

李若薇開口道:「叔叔,其實我也想葉寒有更多的家人,也想要他擁有更多的親情,我會幫你的。只是希望叔叔不要讓葉寒失望,畢竟您已經傷害過他一次了。」